价值导航
当前位置: 首页 >微信导航 >私房话

明星拍吻戏,万一有感觉了怎么办?导演的这招真狠!

2018-08-22 00:11:25 来源:8090爱搭配 微信号:ymtcd999 1

世界上只存在真诚或者是不真诚的恋情,而不存在成功或者失败的恋情。

01

夜里,秦默辰从背后抱着程晓玥,细细的亲吻着她的后颈和耳垂,哑声低笑:“想要吗?”

程晓玥浑身紧绷,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秦默辰在她的身上摸索着,声声诱.惑:“只要你说想要,我就给你。”

纵然程晓玥再如何的克制自己身体里的感觉,却也无法否认她已动情的事实。

“默辰……”

听到她柔软似呻.吟的嗓音,秦默辰讥讽的扯了扯唇,一个翻身便压在了她的身上……

秦默辰覆在她的耳边,略带讥讽的笑着:“我说过,你想要的我都能满足你,所以……以后不要再找诗雨的麻烦。”

‘轰!’

程晓玥瞬间感觉一盆冷水从头顶当头浇下,浇退了她所有的热情和憧憬。

前一刻,她真的以为秦默辰对她还是有感觉的,所以愿意主动碰她。

可现在看来,幻想终究是幻想,永远成不了真。

黑暗中,她盯着身上的男人,颤声开口:“你是为了安抚我,让我不要去欺负宋诗雨,所以才碰我的?”

“你以为呢?”秦默辰轻笑了一声……

刚刚的温情瞬间变成了残酷的羞辱。

程晓玥浑身颤抖,哽咽的声音里含着无尽的怨恨:“秦默辰,你可知道从你救起我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爱上了你?可你总是仗着我爱你,便肆意的羞辱我,伤害我,你真的好狠。”

“如果我知道你会这样不择手段的‘爱’我,或许……那一年我就不会救你。”

心在这一刻仿佛被捏成了碎片,一抽一抽的疼。

他说,如果早知道她会这样爱他,他或许就不会救她。

呵呵,她对他的爱,就真的让他这样厌恶?

秦默辰收紧手臂圈着她的腰,咬着她的耳垂喘息轻笑:“哦,对了,我爷爷说,只要你为秦家生一个继承人,那么……他便不会再拿诗雨威胁我,甚至允我跟你离婚,所以晓玥……我们得抓紧时间造人了。”

所以晓玥……

多么温柔的轻唤,说出的话却比任何利器还要伤人。

秦默辰,你就仗着我爱你,非要这么羞辱我么?

如果哪天我不爱你了,你又会怎样?

*****

“恭喜你,程小姐,你怀孕了。”

从医院出来,程晓玥整个人都迷茫了,她竟然怀孕了,怀了秦默辰的孩子。

现在该怎么办?要告诉秦默辰么?

可秦默辰根本就不爱这个孩子,在他的心里,这个孩子甚至还是他跟她离婚的筹码。

可若是不告诉秦默辰,等肚子大起来也终究瞒不了多久。

她该怎么办才好?

正犹豫间,手机忽然响了。

她垂眸看了一眼,心头微微跳了一下,竟然是秦默辰打来的。

秦默辰可是从来都不会主动给她打电话,这个电话几乎让她的心里涌过一抹激动,甚至让她有那么一瞬间想立刻告诉他这个孩子的存在。

只是电话接通,秦默辰那对她充满嫌恶和鄙夷的低吼让她心里的激动瞬间荡然无存……

02

“程晓玥,你可真卑鄙,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你有什么不满,尽管冲我来,又或者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你为什么非要去我父亲那里告状?”

程晓玥沉默了两秒,幽幽的问:“怎么?我又无意中对那个女人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我警告你,不要再到我父亲那里打任何的小报告,若诗雨再受到什么伤害,我定饶不了你。”

秦默辰冷冷的说完便挂了电话。

程晓玥盯着暗下来的手机屏幕,忽然讽刺的笑了起来。

去秦父那里告宋诗雨的状?呵,她程晓玥还没有那么无聊。

敛去笑容,她将手里的化验单揉成一团,毫不犹豫的扔进了身旁的垃圾桶。

没有必要告诉他这个孩子的存在,没有必要了。

傍晚,当程晓玥回到家时,竟意外的看到秦默辰和宋诗雨坐在餐桌前,碗筷未动,似是在等她。

秦默辰看了她一眼,淡淡的道:“过来。”

程晓玥没动,只是面无表情的道:“还是不了,免得打扰到你们。”

秦默辰微微蹙眉,宋诗雨忽然走过来,拉着她的手臂楚楚可怜的道:“今天这一桌子菜都是我特意为你做的,算是我向你赔礼道歉,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去秦叔叔那告我的状了,可以么?”

“呵呵……“程晓玥盯着她讽笑,“你做的啊,那我可不敢吃了,因为……我怕你下毒。”

“程晓玥!”秦默辰沉沉的喊了她一声,语气带着警告。

程晓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盯着宋诗雨楚楚可怜的小脸,轻笑道:“还有,宋小姐这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还要特意做一桌子好菜来跟我赔礼道歉?”

宋诗雨咬了咬唇,一脸无害的道:“我知道,默辰哥喜欢我,让你心里很不好受,可是感情都是无法控制的事情,我和默辰哥是真心相爱,你们现在结了婚,我也不求什么,只希望能每天看到默辰哥就心满意足了,所以还请晓玥姐你能成全。”

呵呵,成全,这话说得多好听啊。

程晓玥张嘴刚想反驳什么,一股鱼腥味忽然从餐桌飘来,惹得她胃里一阵翻涌。

她再也忍不住,甩开宋诗雨便往洗手间冲。

而秦默辰却以为她是故意做出这么一副恶心的模样,顿时脸色铁青的跟了上去。

宋诗雨一瞬不瞬的盯着程晓玥仓惶的背影,恶毒的眸中闪过一抹猜测。

秦默辰靠在洗手间的门上,冷眼盯着狼狈呕吐的程晓玥,唇角的弧度似讥似讽:“我以前倒是没有发觉,你竟有这么好的演技。”

程晓玥扶着洗手台的手瞬间收紧。

呵,他竟然以为她呕吐是在演戏。

捧起水洗掉唇角的污秽,她看向他,幽幽的笑道:“比起你心爱的宋诗雨,我可是不及万分之一。”

“哼,她可不像你。”秦默辰嗤笑,“你这么好的身体也能吐成这样,真是叫我大开眼界,不是柔弱的人,又何必装柔弱?”

程晓玥紧紧的握着身侧的手,即便指甲嵌进掌心中也丝毫不觉得疼。

正在这时,宋诗雨忽然端着一个杯子走了进来……

03

她冲程晓玥体贴的道:“晓玥姐,现在外面这么热,你刚从外面回来就吐了,怕是中暑了吧,喝点冰冻的可乐要好些。”

“安小姐,这段时间千万不要喝浓茶、咖啡以及冰冻类饮料,这对胎儿的发育都有影响。”

耳边顿时响起医生的嘱咐,程晓玥冲她淡漠的道:“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

宋诗雨顿时做出一副伤心委屈的模样:“晓玥姐,我知道我现在做什么,你都讨厌,如果你实在不想看到我,那……那我搬出去好了,只希望你不要再去秦叔叔那里告我的状了,算我求你。”

程晓玥还是不为所动。

秦默辰冷了冷眸色,接过宋诗雨手中的可乐递到她面前,冷声道:“喝下去!”

“我不喝。”程晓玥倔强的瞪着他。

秦默辰脸色越发的阴沉:“一杯可乐而已,喝了又不会死,更何况这也是诗雨的一片好心。”

“呵,我这人惜命,恶毒女人送来的东西,我可不敢喝。”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算了默辰,你不要怪她,她这么讨厌我,不领我的情也是理所当然的,只是……她怕是还会去你父亲那里告我的状,默辰哥,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我到底要怎样做,她才肯放过我。”

吐过之后,程晓玥的太阳穴突突的跳,脑袋更像是要炸裂一样的疼。

现在听着这宋诗雨装模作样的话语,程晓玥的心里更是一阵烦躁。

她抬手就挥开面前的杯子,冲宋诗雨厌恶的低吼:“你装够了没有,你这么会演戏,为什么不直接去做演员了,偏要在这里勾.引男人!”

“程晓玥!”

伴随着一声阴沉的低吼,程晓玥的手臂骤然被一股大力狠狠一扯。

她一抬眸便看到了秦默辰扬起的大手,脸上瞬间浮起一抹冷笑:“打啊,有本事打死我。”

秦默辰狠狠的瞪着她,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扬起的大手一直都在抖。

良久,这一巴掌终是没有打下去。

秦默辰狠狠的甩开她:“滚!”

程晓玥急促的扶着门,这才免于摔倒。

她下意识的伸手捂住腹部,沉沉的盯着秦默辰那充满厌恶和阴狠的眸子,一颗心凉得彻底。

就是刚刚那么一下,若是她没有及时的扶住门,他们的孩子是不是就没了。

秦默辰,你是不是非要用你的绝情,将我对你的爱消磨殆尽,才肯罢休?

*****

翌日一早醒来,秦默辰已经不在身旁。

她简单的洗漱了一下,便往楼下走,刚走到楼梯口处时,她便看见宋诗雨迎面走了上来。

因为顾及腹中的孩子,她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避免在这种危险的地方与这个满腹心计的女人发生任何冲突。

只是在宋诗雨经过她身旁时,宋诗雨忽然笑着问她:“晓玥姐,你是不是怀孕了啊?”

程晓玥心底狠狠一惊,顿时谨慎的盯着她。

宋诗雨轻笑:“你也别惊讶,这都是默辰哥告诉我的,他说你好像怀了他的孩子,劝我不要伤心,还说他对这个孩子并无期待。”

程晓玥极力的克制住心中的酸痛,面无表情的往楼下走。

宋诗雨冷冷的扯了扯唇,忽然拉住她的手,惊恐的大叫:“啊,晓玥姐,你别推我啊,啊……”

程晓玥一惊,心中暗叫不好。

刚想用力的挣开她的手,却不想她紧拽着她的手,带着她狠狠的朝着楼下栽倒下去.

秦默辰听到宋诗雨惊恐的尖叫声,匆匆跑来,便看见宋诗雨和程晓玥接连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冲过去,急忙抱起身子一向柔弱的宋诗雨。

“默辰哥,痛,我的身上好痛……”

“你别担心,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然而就在他抱着宋诗雨转身往门外跑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更为虚弱的嗓音。

“秦默辰……”

04

气若游丝的声音让他的心莫名收紧,可一想到程晓玥这个女人诡计多端,那抹莫名的心疼瞬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冷酷。

她的身体一向很好,从楼梯上滚下来又何至于这样虚弱?怕是又在装模作样的耍诡计。

想到这里,他连看都没看她一眼,抱着宋诗雨头也不回的往外面走。

程晓玥痛苦的捂着腹部,看着不断从身下溢出的鲜血,她整个人都慌了,冲秦默辰的背影几乎哀求的哭喊:“救……救救我……我的孩子……救我……”

然而无论她怎么喊,那个男人都不曾停下脚步。

她悲哀的盯着他越走越远的背影,绝望的闭上了眼眸。

他竟一点都不顾她的性命,他就真的那般厌恶她?

血……

当秦默辰从医院回来时,满目殷红的血刺得他眼睛生疼,那些血几乎全都汇聚在程晓玥的身下。

程晓玥躺在楼梯口那,一动不动,仿若已经没了声息。

他屏住呼吸,一步一步的走过去,心莫名的颤得厉害。

“程晓玥……程晓玥……”似乎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声音里的颤抖。

他连喊了几声,可地上的女人依旧没有半点反应。

他的视线跃过她身下的血,跃过她紧紧捂在腹部上的手,一股可怕的念头瞬间闪过脑海。

“你……你真的怀孕了?”

这一句话,他不知道自己是用什么样的心情和什么样的语气说出来的。

来不及想其他,他急忙抱起她往外面冲。

*****

医院里。

秦默辰看着脸色苍白的程晓玥,低声问:“怀孕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呵……”程晓玥讽刺的笑了一下,笑得却比哭还难看,“告诉你做什么,承受着你不相信的眼神,还是说让你利用这个孩子跟我离婚?”

秦默辰忽然沉默了,他定定的看着她,良久,忽然低声道:“孩子的事情,我很抱歉,你也不用太过伤心,我们还年轻,孩子以后总会还有的。”

“秦默辰……我们离婚吧。”

听到离婚两个字,秦默辰狠狠的皱了皱眉。

对于从她口中说出的‘离婚’,他心里鄙夷厌恶至极。

因为他们的这场婚姻就是她用手段得来的,为了这段婚姻,她无所不用其极,她又有什么资格说出‘离婚’两字。

在他看来,她所说的‘离婚’只是激怒他爷爷,让他爷爷找他和宋诗雨算账的筹码罢了。

“离婚这两个字以后不要再说了,你为了跟我结婚,连整个程氏都奉上了,你会这么轻易的跟我离婚?程晓玥,少玩这种欲情故纵的把戏,我不吃这套,不过……关于孩子的事情,我以后会补偿你。”

“补偿?”程晓玥讥讽的笑了一下,“秦默辰,我不稀罕,你最好让你的宋诗雨小心一点,她害死了我的孩子,我不会放过她。”

“孩子的事情,诗雨也感到很抱歉,可到底是你先推的她,说到底,也是你害人害己。”

“我先推的她?”听到这一句,程晓玥心里瞬间涌起一股无法言说的悲凉和愤怒。

她死死的抓着身下的床褥,冲他悲戚的低吼:“秦默辰,你从来都不曾相信过我,我恨你,我恨你……”

秦默辰忽然将她扑倒在床褥上,盯着她悲愤的眼眸,沉声道:“你从来都没有对我说过真话,又叫我怎样相信你?孩子的事情不是诗雨的错,你最好不要找她的麻烦,也不要在我爷爷那乱说什么?”

“秦默辰,你混蛋,唔……”

秦默辰忽然吻上她干裂的唇,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吻这个自己一向厌恶的女人,只是一个冲动,莫名的冲动……

05

良久,他放开她,声音莫名的柔了许多:“如果你想要孩子,我可以再给你一个,诗雨是无辜的。”

“滚!”

“程晓玥……”

“你给我滚出去!”

秦默辰微微眯了眯眸,他起身,冲她冷声道:“你所遭受的这些,全都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

“呵,怪不得任何人?”程晓玥悲凉的笑了一声,眼神忽然冷戾起来,“秦默辰,你等着,我一定会让她宋诗雨给我的孩子抵命。”

秦默辰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你若真敢动她,我不会放过你。”

“呵呵……”程晓玥嗤笑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她的孩子没了,心也死了,她还会在乎他如何的对她么?

******

一个月后。

郊外,一座脏乱的小屋里,窗户都被钉得死死的,透不进半点光亮。

程晓玥拖着虚弱的身子,凭着感觉一点一点的朝着窗口爬。

她扶着墙壁站起身,拽着窗户上的木板使劲的摇,可没有半点作用,

正在这时,门忽然被人推开了,伴随着几抹光束射了进来。

她冷冷的看过去,一眼便看见宋诗雨在几个男人的簇拥下走了进来。

“是你?”她冷冷的盯着宋诗雨,眸中尽是仇恨的光。

宋诗雨哈哈的笑了两声,提着一瓶东西走了进来:“没错,就是我,想不到吧,我会雇人绑架你?”

压下心中的惊讶,程晓玥靠在墙壁上,冲她幽幽的笑道:“你这般恶毒,秦默辰他知道吗?”

“呵,在他的心里,你可是比我恶毒百倍。”

这句话仿佛戳中了程晓玥心中的痛处,他的心顿时狠狠的抽了一下,划过一抹酸楚。

是啊,在秦默辰的心里,她就是一个心肠歹毒、满口谎话的蛇蝎女人。

看着她忧伤的脸色,宋诗雨得意的笑着,在周围男人给她准备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你心里还幻想着默辰哥会来救你吧?不过……可惜了?”

程晓玥狠狠蹙眉:“怎么?”

“你还不知道吧,现在世人包括秦默辰,他们都以为被绑架的那个人是我,而你……则是绑架我的那个人。”

程晓玥脸色狠狠一变,就见宋诗雨拿了一个手机出来。

“这里有一个默辰哥被采访的视频,我想你应该看看。”

她说着,便点开了手机里的一个视频。

视频的背景是秦氏大厦,秦默辰被记者团团围住。

“秦大少爷,听说您迷恋上了一个叫宋诗雨的女人,请问她是小三吗?是她勾.引您的吗?”

“我再强调一次,宋诗雨她并不是小三,她也并没有勾.引我。”

“那秦大少爷,关于令太太流产一事,你有什么看法,真的是宋诗雨所为吗?”

“我太太流产一事只是一个意外,与他人无关。”

“秦大少爷,听说令太太流产后,将所有的过错都推给了宋诗雨,甚至绑架了宋诗雨,请问这件事是真的吗?”

“我只能说,如果真的是我太太绑架了宋诗雨,那么我不会偏私,一定会让她受到该有的惩罚。”

……

看着视频中秦默辰淡漠的脸色,程晓玥悲痛得浑身颤抖。

他说她流产只是一个意外,呵,若是她当时死了,在他看来,是不是也只是一场意外。

她和孩子的命,在他的心里就真的那么不值一提么?

宋诗雨看了她一眼,讽笑道:“晓玥姐,你可真是坚强,看了这些都没有哭,怪不得默辰哥他不喜欢你的,不过,我不妨再告诉你一件事。”未完待续~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只能连载到这里,后续全文可以点击左下角的“阅读原文”先睹为快!或者识别下方二维码


私房话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