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导航
当前位置: 首页 >微信导航 >历史

袁崇焕和毛文龙都持有尚方宝剑,为何二品袁崇焕杀得了一品毛文龙?

2018-09-04 00:20:33 来源:我们爱历史 微信号:ailishi777 1

历史迷聚集地,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民国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我们爱历史》为头条号签约群媒体

字数:1458字,阅读时间:约6分钟



首先,以袁崇焕手里的“尚方宝剑”,放在当时明朝的法律制度下,是根本杀不了毛文龙的。

别看在野史演义里,“尚方宝剑”是个非常威风的家伙,“先斩后奏”的权力十分强大。但放在明朝真实历史上,“尚方宝剑”的实力却很缩水。首先出现时间很晚,一直到明朝万历晚期“三大征”时,才有赐给主帅“尚方宝剑”的事情。然后权力也很有限,能“先斩后奏”不假,但持有尚方宝剑的高官,也只对其职权范围内的官员,有管辖的权力。袁崇焕与毛文龙的关系?显然不符合这条。

当时的毛文龙,品级为左都督,职位是“平辽总兵官”。他的职权有多大?以《大明律》规定,总兵官的军事工作,就连可以随便开骂的御史言官们,都是“皆无得干预”。就算总兵官有罪,那也要“具奏请旨,不许擅自辱慢”——再大的错,也要按照司法程序走,想杀就杀?严重违法。

而此时的袁崇焕呢?他是“督师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号称明朝开国以来“最大地方官”。但毛文龙驻守的东江镇,却并非在袁崇焕的管辖体系内。也就是说,毛文龙并非袁崇焕的直接下属。

《大明律》在这一条上更有明文:凡京官及在外五品以上官有犯,奏闻请旨,不许擅问。

这也就是说,就算毛文龙的罪状,状状都是事实。袁崇焕的合法做法,也只是“奏闻请旨”,连“擅问”的权力都没有,更不要说登上岛去一顿数落,数落完了直接杀人。

所以,综合这一条说,袁崇焕登岛处决毛文龙,本身就是大错。这个错,袁崇焕在处决毛文龙后,也是十分认账。在给崇祯帝的奏折里也认真检讨:“文龙身为边镇大帅,非臣所可以擅自诛杀者”。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明明袁崇焕杀不了毛文龙,可袁崇焕上岛之后,却能轻松将毛文龙捆绑,然后当场处决,并没有遭到任何反抗呢?

而在《明季北略》里,毛文龙受死前,袁崇焕与毛文龙的最后几段对话,应当是直接答案。

当时袁崇焕在岛上勃然变色,下令拿下毛文龙,且历数毛文龙的“十二条大罪”(多数都是有争议甚至污蔑)。此时毛文龙还非常淡定,冷冷回答说“督师惟恃节制,何得杀我?”也就是你的权限杀不到我。可袁崇焕接下来一句话,却叫毛文龙瞬间没了脾气——“今日非本部院意,乃是上旨。”误以为这是崇祯旨意的毛文龙,这才彻底心灰,随即向西面北京方向叩拜,而后淡然受死。

也就是说,直接原因是,袁崇焕把杀毛文龙的决定,当场甩锅给崇祯,这才叫毛文龙上了当。但问题是,为什么在连圣旨都没有的情况下,毛文龙就上了这个当,淡定受死了呢?

更深的原因,却在毛文龙的奏报上。

早在袁崇焕上岛前,毛文龙就预言了自己的命运,《东江疏揭塘报节抄》记载,他给妻子的信里就哀叹“外有强敌而内有公卿,必死不久”。这句话,才是他真正的死因。

自从当年在辽东战场上愤然一吼,率领明朝残兵拓展后方,打下东江根据地起,之后八年的毛文龙,一直处于苦战阶段。看上去他辖下的东江镇,兵马人丁十分兴旺,还做起了商贸生意,但身处后金背后,艰难程度可想而知,断粮缺弹药都是常事。偏偏他专镇一方,又犯了朝中文官们的忌讳,从建工沙场的第一天起,各种弹劾就雪片般飞来,诸如他“克扣军饷”“贪污腐败”“通敌”之类的黑料,早就被明朝言官喊了无数遍,也被毛文龙驳了无数遍。

所以,早在崇祯元年时,毛文龙就感叹“诸臣无心除奴(后金),只是一门心思要除臣”。这一刻,不幸应验。那时的他,就已经心灰意冷。被袁崇焕宣告罪状后,更是心寒。

毛文龙之死,表面看死于袁崇焕之手,其实,却死于明王朝病态的政治,还有那病态政治造成的党争恶风。

毛文龙死后,东江镇动乱频发,最终彻底沦陷,没有后顾之忧的后金八旗,从此放心大胆入塞劫掠,加剧明朝亡国前两线作战的困局。苦果,终于是大明朝自己尝。

 好物推荐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我们爱历史》商城

历史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