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导航
当前位置: 首页 >微信导航 >养生

刘亚杰教授专访 :急性缺血性卒中介入治疗|WSIC2019

2019-05-15 18:40:39 来源:医脉通神经科 微信号:medlive-neurology 1

导读

自2015年以来,中国急性卒中取栓变得越来越热,因此,急性缺血性卒中介入治疗的选择及评估变得尤为重要。4月20日,在第十五届中国西部卒中介入会议(WSIC2019)上,医脉通就急性缺血性卒中介入治疗的相关话题采访了南方医科大学深圳医院神经内科学科负责人的刘亚杰教授。


医脉通整理报道,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医脉通:

刘教授您好,目前急性缺血性卒中患者的介入治疗开展越来越多了,您作为一名神经内科医生,是如何看待介入治疗和静脉溶栓的关系?


刘亚杰

教授

目前缺血性卒中的血管再通治疗已取得了较大的成功,预计今年全国治疗可能会超过30000例。血管内治疗对挽救卒中患者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这点毋庸置疑。


但无论是机械再通还是未来可能出现的直接支架取栓等,都属于血管再通治疗的一部分,所以从这个逻辑上来讲,凡是有利于血管再通的都是有效的治疗工具,因此静脉溶栓是不能被排除在外的。另外,静脉溶栓还有时间短、操作简单等优点。同时目前公布的所有血管内治疗的研究还都是在静脉溶栓基础上进行的。


当前的研究还是支持患者如果能够静脉溶栓治疗还是首选静脉溶栓,当然如果有些患者错过了4.5h溶栓时间窗,按照目前的指南是不能溶栓的,需要对他们进行取栓治疗。但也要注意到今年国际卒中大会上公布的一项研究,结果提示醒后卒中患者虽然超过了经典的4.5h时间窗后进行静脉溶栓,患者仍会从中获益,且出现的并发症并未增加,所以这个对于卒中患者是一个好消息,静脉溶栓的时间窗也可能会拓宽。这就是两者之间的关系,实际上是治疗同一种疾病的两种不同武器,不能把他们对立起来。


医脉通:

目前血管内治疗的相关研究均以ASPECTS评分作为标准进行评估,请您谈一谈该评分对于患者评估的意义。


刘亚杰

教授


ASPECTS评分主要的优点是比较简单、容易掌握,在早期的临床试验中都是用这个方法进行评估的。同时对于我国广大的基层医院来讲,我相信很长一段时间还是需要用这个简单、方便、快捷的工具,但其还有一个很大缺点就是准确性、一致性不够高。如果三个医生对同一个患者进行评估,可能会出现三种不同的结果。


所以未来还寄希望于更加定量化的工具出现,以此来更准确地判断脑梗死范围的大小。这方面国外已经有评估软件,国内相应的软件我相信很快也会研发出来。我希望将来评估标准是核心体积,而不是再用量表粗劣的评估。


医脉通:

2019年卒中卒中组织(ESO)联合欧洲神经微创治疗学会(ESMINT)共同发布的《急性缺血性卒中机械血栓切术指南》中,在急性缺血性卒中患者中,对于单纯接触式吸入术取栓治疗,更推荐可回收式支架进行取栓治疗;同时在指南中多数专家意见认为, ADAPT可作为标准的一线治疗,而可回收式支架可作为必要时的挽救治疗。对此您怎么看?


刘亚杰

教授

这个欧洲指南对新出现的血管抽吸技术——ADAPT给了非常快的反应;同时最近几项临床试验也对选用抽吸作为一线治疗和首选支架治疗进行了研究,结果发现首选血栓抽吸治疗具有两个优势,首先再通时间明显短于经典支架取栓,其次远端的栓塞事件明显低于传统的支架取栓。但这些试验均为非队列研究,并不是关于抽吸技术和单纯静脉溶栓的对照试验,所以这些只能说是为技术方面提供了一些证据。


我个人认为ESMINT专家的这个推荐是有一定道理的,目前尽管证据级别不高,还是推荐支架取栓作为首选方法,同时11位专家里面有9位认为,如果可能的话也推荐抽吸。就ADAPT技术作为一线治疗的建议,我理解还是要根据患者个体情况去选择,比如患者颈动脉末端分叉部位存在大负荷量的血栓,这种情况下我们都知道要采用传统的支架取栓;如果取栓次数多,甚至还要双支架,且还要结合中间导管,这类患者使用ADAPT技术就比较简单、快捷。


当然血栓负荷比较小,又不在分杈部位,这类病变往往是支架取栓的拿手好戏。因此ADAPT技术可为我们今后治疗卒中患者提供另外一个有利的武器,但患者选用哪种方案,还是要进行个体化评估和选择的,不能一概而论。


医脉通:

最后,至2019年中国西部卒中介入大会已走过15年历程。您也一起见证了西部卒中介入界各种探索中的规范,各种争执中的进步以及介入医师的努力及成长,对此,您有什么祝福的话想对年轻的介入医师说?


刘亚杰

教授


我个人是从1999年开始探索神经介入在缺血性脑血管病防治方面的应用,我从第一届大会至今,西部大会我都未缺席过,我见证了大会在国内缺血性脑血管病神经介入领域的成长与发展,也非常高兴看到大会为培养中国神经介入医生做出的贡献。


对于青年医生来说,神经介入技术走到今天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但仍任重道远,单就急性卒中的血管内治疗而言,中国每年新发卒中人数为150 ~200万,我们每年通过这个手术治疗的患者比例还是远远不够的。可能从这个技术中获益的患者数量与我们目前所具有的能力相比,还是很不匹配,还需要更多的青年医生加入,认真地去学习;青年医生也不能仅仅满足于我掌握了几个技术,能够秀几个病例,而是应该实实在在地把这个技术传承下去,并不断地提高、革新、创新,使更多的患者能够从中获益。



养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