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导航
当前位置: 首页 >微信导航 >时尚

时尚 | 穆斯林模特 Ugbad Abdi:新面孔,新篇章,新时代

2019-05-15 18:16:19 来源:iD中文官网 微信号:i-DVICE 1

索马里裔美籍穆斯林模特 Ugbad Abdi 不仅是本季的突破性面孔,也发出了代表新一代的声音。


原文刊登于 i-D The Voice of a Generation Issue, no. 356,2019年夏季刊。


外套来自 Chanel,卫衣为造型师私物,头巾来自 Berwick St Cloth Shop


提到身处美国的穆斯林群体,我们率先想到的或许并不是爱荷华州的中西部地区。然而,就是在这篇苍翠繁茂的群山中,栖居着这个国家最悠久的穆斯林社区,也流传着一则广为人知的故事:1885年,寻求宗教自由的穆斯林群体从叙利亚和黎巴嫩来到美国,最后定居于爱荷华州的锡达拉皮兹市。巧合的是,同一年,一位名叫 Friedrich Trump 的年轻人在淘金热的带动下,离开德国,移民至纽约皇后区。


一个多世纪过去,因躲避索马里地区内战而在肯尼亚难民营中平静地生活了9年后,2009年,Ugbad Abdi 一家在爱荷华州开始了新生活。除了美洲原住民之外,没有人土生土长在这里。如果没有了来此寻求机会的移民,就不会有美国。然而,Friedrich 的孙子 Donald ——美国现任总统——却抓住一切机会将移民作为替罪羊,试图对来自索马里等主要穆斯林国家的难民颁布各种旅行禁令。


大衣和高领衫来自 The Row,卫衣来自 Los Angeles Apparel,套头帽来自 Noel Stewart


数月前,Ugbad 首次在国际模特界亮相,便一举成为业内最受欢迎的新面孔之一。如此迅速的成名之路或许并不是一件好事,甚至会迫使这些后期之秀对自己的形象、定位产生误区,陷入一种高度受控、一成不变的误区。然而在与 Ugbad 的通话中,我们能很明显地感受到她的与众不同:清醒理智、充满热情且乐此不疲。“这对我来说绝对是梦想成真,”她说道。“完全是超现实的、不可思议的、疯狂的经历。” 


今年1月,Ugbad 被 Valentino 创意总监 Pierpaolo Piccioli 选中,成为致敬黑人女性之美的模特之一登上品牌19春夏高级定制秀场,首次获得了时尚界的关注。走在闭场模特 Naomi Campbell 前面的她,以一席蓬松的赤褐色薄纱长裙扫过 Valentino 位于旺多姆广场的工坊大厅,赢得阵阵掌声。


连衣裙来自 Christopher Kane,长裤来自 Kwaidan Editions,Berwick St. 头巾来自 Cloth Shop,袜子来自 Falke,鞋履来自 FAR


夹克来自 Alexander McQueen,高领衫来自 The Row,运动长裤为造型师私物,长袜来自 WOLFORD,头巾来自 Berwick St. Cloth Shop,墨镜来自 Gentle Monster,高跟鞋来自 Yuul Yie


自首秀后,Ugbad 持续吸引着来自时尚行业的目光。在纽约,她身着超大号豹纹外套、高腰长裤和针织无檐帽为 Marc Jacobs 开场;在米兰,头戴瓜皮帽、身着柠檬黄色机车夹克的 Ugbad 成为首个戴头巾为 Fendi 走秀的模特,这也是 Karl Lagerfeld 参与的最后一场秀;在巴黎,她又在 Lanvin 戴着松垮的褐色帽子,身着叮当作响的印花长裙,创造了又一个第一。


Ugbad 收获的巨大成功能带来一定的正面影响,帮助人们改变对于头巾的误区,这些误区此前导致了穆斯林女性在很大程度上被剥夺了关于时尚的话语权;也就是说,人们错误地认为头巾就是围巾本身,而非更宽泛、更具精神意义的面纱。


Ugbad 在19秋冬系列的秀场上佩戴着各式头饰自由穿梭——从头巾到帽子——再次证明头巾和当代的先锋时尚并不相互排斥。同时,Ugbad 持续在秀场亮相——然而早在2016年,模特 Halima Aden 开拓性地成为首批在西方秀场上披戴头巾的模特之一——反映了时尚圈的包容性已经从对异族审美的新奇转向对种族差异的正常化审视。


斗篷来自 Valentino,卫衣来自 Wardrobe NYC,运动长裤来自 Gucci,头巾来自 Berwick St. Cloth Shop,墨镜来自 Gentle Monster,袜子来自 Falke,鞋履来自 Manolo Blahnik


大衣来自 Balenciaga,高领衫来自 The Row,运动长裤来自 Wardrobe NYC,头巾来自 Berwick St. Cloth Shop


“在 Halima 之前,我根本想象不到时尚行业能给头巾一丝容身之地。在很短的时间内,这位18岁的年轻人证明了穆斯林女性不再局限于单一的身份。”Ugbad 解释说,


“现在我明白了,穆斯林女性也一样可以去争取任何目标。人们不能再主观质疑了,”Ugbad 说道,“其实穆斯林女性的确愿意分享自己的故事,改变人们的观点。”


作为世界第二大宗教,伊斯兰教是一种非常多维的信仰,不同国家、不同个体的理解和解释也各不相同。戴头巾的女性是伊斯兰教最显著的追随者,也因此陷于宗教与性别的双重夹击。在全球49个主要伊斯兰国家中,只有沙特阿拉伯和伊朗在法律上强制要求女性戴头巾。然而2017年,欧洲法院裁定,公共场所允许禁止佩戴头巾。 讽刺的是,白人救世主的逻辑在于,如果西方世俗的政策规定了穆斯林女性能穿或不能穿什么,那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穆斯林女性就获得了解放。“至于说所有穆斯林女性都不能自己做决定,都是被迫戴头巾的说法,必须要解释一下,”Ugbad 说道,“我的很多女性朋友根本不戴头巾。”


大衣和长裤来自 Kwaidan Editions,卫衣来自 Wardrobe NYC,头巾来自 Berwick St. Cloth Shop


14岁那年,Ugbad 决定戴上头巾。“母亲是我最大的灵感来源,当我问她为什么要戴头巾时,她说这样会感觉谦逊和舒适。”Ugbad 解释说。“我也感同身受,头巾已经成了我的一部分,戴着的时候很安心。”毕竟头巾的意义不仅限于身体,还能在更广泛的信念之中获得立足之地:所有穆斯林都应该努力谦逊地度过每一天,借此塑造他们的行为、思维和交往方式 。但正如并非所有穆斯林女性都戴头巾一样,她们的身份认同绝不仅限于头巾—— Ugbad 希望对话能够超越对头巾本身的讨论。 


“我很幸运能发出自己的声音,我希望以此来挑战穆斯林女性的成见,”她坦陈,“人们需要从个体的角度了解穆斯林女性。”


这样的全球视野趋势 Ugbad 朝着未来更广阔的平台迈进。“将来,我希望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合作,帮助难民来到美国;或者可以回到非洲,问候难民营。”但眼下,她正为明天在坦桑尼亚举办的模特表演最准备。“昨天告诉母亲的时候,我们俩都惊了!”Ugbad 笑道,“这将是全家移民之后,我第一次回到非洲!”



Credits:

作者:Jess Cole

摄影:Zoë Ghertner

造型:Julia Sarr-Jamois

化妆:Fara Homidi at Together using Chanel

置景:Spencer Vrooman

摄影助理:Caleb Adams和Milan Aguirre

造型助理:Christina Smith和Megan King

化妆助理:Monica Alvarez

制片:Meghan Gallagher at Connect The Dots

制片协调:Jane Oh at Connect The Dots

制片助理:Nikki Patrlja and Jeremy Sinclair

后期处理:studio rm

模特:Ugbad at Next Models.

翻译:徐善来



点击链接查看我们的往期内容:


时尚

成为 Nathan Westling 后的首次专访

COMMON GENDER 2019 秋冬:城市穿越者的时装解码器

非洲创造新力量,他们正在塑造非洲时尚的未来

盘点 Met Gala 红毯上最切题的十大坎普造型

想在时尚圈出人头地?听听来自业内重量级人士的入行建议


音乐

Z世代终结了所谓的音乐流派

Billie Eilish 的首张专辑是匍伏在你床底下的怪兽

英国新星 slowthai 会颠覆你对说唱的认知

The Prodigy:肾上腺素飙升的硬核音乐记忆

Robyn 亲口讲解她的经典MV里的时尚造型故事


文化

韩国首个公开出柜的偶像 Holland 如何成为保守娱乐圈中的酷儿代表?

全新杂志《Atmos》正在探讨人类该如何适应这个星球的未来

五位滑手告诉你如何开始自己的滑板事业

这六部 MV 不宜在上班时间浏览

双眼皮手术为什么对韩国年轻一代来说至关重要?



更多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前往 i-D 网站




关注我们

微博 : i-DChina

微信: iD中文官网


时尚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