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导航
当前位置: 首页 >微信导航 >八卦

“一赶二”演爱情痴缠

2019-05-15 15:47:43 来源:夜光杯 微信号:yeguangbeifukan 1

一个性格泼辣,热情似火,一个安静沉稳,外冷内热,京剧《新龙门客栈》一人分饰两角的史依弘又带给我们新惊喜。

大漠、边关、客栈,俊男、美女、遗孤,忠良、奸臣、特务,金钱、情义、武侠,这些关键词集中在一部戏里面,足够抓人眼球了吧?京剧《新龙门客栈》正是这样一部戏,改编自武侠电影《新龙门客栈》。故事是:朝廷奸臣害死忠臣,忠臣的部下、将军周淮安委托恋人侠女邱莫言救出忠臣遗孤(一儿一女),在大漠边关的客栈会合,再出关逃亡。奸臣率杀手尾随而至,剑拔弩张。

龙门客栈是一家黑店,女老板金镶玉亦正亦邪,武功高强,风情万种,爱钱又风骚。正义和邪恶的双方心里都明白,争取到金镶玉的支持,赢的可能性大。戏核是:金镶玉对集俊男才男忠臣于一身的周淮安一见倾心,就像林黛玉见到宝哥哥,想终身相随相伴。一心一意的女追男,也激起周淮安的情感波澜。而芳心已许周淮安的侠女邱莫言对此痛彻心骨。儿女情家国情相织相融一波三折,是这部戏的亮点,由此,金镶玉成为《新龙门客栈》的绝对主角。

京剧《新龙门客栈》是为名角儿史依弘量身定制的一部戏,剧情让史依弘酣畅淋漓地全身心展现“唱念做打舞”才华。史依弘在剧中“一赶二”分饰金镶玉、邱莫言两个角色。这两个角色性格反差极大,金镶玉性格泼辣,热情似火,妩媚风流,邱莫言性格内敛,安静沉稳,外冷内热。这对演员来说是极大挑战。好在,梅派大青衣史依弘去年在上海大剧院演过“梅尚程荀史依弘”专场,熟悉梅尚程荀四大流派的唱腔和表演做派,此次在京剧《新龙门客栈》中,同样将她四个流派兼具的唱功自由发挥,唱出革新的韵意,剧中的几个长唱段,好听唯美,直抵人心。金镶玉与周淮安寒夜挑灯相对时,唱词直抒胸臆:“把酒灯前多欢畅,莫负了西窗月大好时光。” 唱与舞,都在“放电”相迎,欲与爱人今夜尽欢,好一个妖娆美人!于是,我们在舞台上看到一个一身红裙快意恩仇泼辣娇俏的金镶玉, “浪”态好美!当扮演邱莫言时,可爱的“浪”态一点也看不到了,我们看到的是一位痛彻心扉又大义在心的沉静侠女,唱腔是程派的“幽咽”美,及昆曲的深情缠绵柔情万千:“贺兰山雨忽如幕,望断英雄来时路”。金镶玉在窗外听到后,黯然神伤地唱道:“他们是旧相知患难情长,我与他新相识牵动柔肠。”

之后,东厂三巨头登场,风云突变,在周淮安危在旦夕时,金镶玉急中生智,用拜堂成亲来推迟危机到来,伺机从密道脱身。当邱莫言看到楼上新房里喜字框里金镶玉与周淮安的剪影靠近时,心痛难忍,唱了一大段二黄慢板散板:“红烛高喜蔓低贺声渐远,借烈酒浇块垒更把愁添。”然而,爱情痴缠中,最主动的一方往往结局不妙。

逃亡途中,金镶玉一把火烧了客栈,随周淮安而去,为救邱莫言,这个奇女子挺身而出,替邱莫言挡了一剑,血溅黄沙,舍生取义,与东厂巨头同归于尽。临终之时,金镶玉将系在身上的向周淮安讨来的定情之物——一管笛子还给邱莫言,说一句“物归原主”,安然而逝。至此,史依弘 “一赶二”扮演的两个性格反差极大的女性艺术形象,在舞台上站立起来了。

京剧《新龙门客栈》总体上遵循了京剧虚拟性、写意型、程式化的本体艺术特征,但也有革新,为吸引年青观众入场,舞台美术融入不少音乐剧歌剧话剧元素,同传统京剧的一桌二椅完全不同,一朵象征意味浓郁的旋转的红云,多次出现在舞台的天幕上。京剧《新龙门客栈》的武打戏也设计得激烈好看流畅,演员造型亮相精彩。相信在以后不断的打磨中,京剧《新龙门客栈》会成为一部留得住传得开有观众缘的好戏。




关于我们:

本公众号乃上海发行量最大的报纸《新民晚报》副刊《夜光杯》的官方微信,《夜光杯》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报纸副刊,在微信平台,我们将以全新的面貌继续陪伴您。欢迎免费订阅,我们将每日精选两篇新鲜出炉的佳作推送到您的手机。所有文章皆为《夜光杯》作者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点击下面的篇目链接,可重读夜光杯微信公众号4月高点击率美文:

不会再有孙道临

风和日丽,我们去看黄宗英老师

曹可凡:躺读

巴黎圣母院:在砖石与彩色玻璃之后

李大伟:大杨浦的脾气


八卦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