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导航
当前位置: 首页 >微信导航 >历史

少年封侯,英年早逝入葬皇陵,周围还有国宝级石雕守护!

2018-09-04 12:30:00 来源:设计伽 微信号:shejijiajia 1

发  现  生  活  中  最  美  好  的  设  计





打开音乐

聆听设计伽的声音


他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少年将军,

也是两千多年前的国民偶像;

他是所有血性的男儿仰望的英雄,

也是待字闺中的少女幻想的对象。

19岁,

他在千里大漠中闪电奔袭,

一个人,却仿佛拥有千军万马。

24岁,

英年早逝,只留伤悲!

他就是霍去病。


私生之子,出身微寒!




霍去病是汉武帝时期抵抗匈奴的名将,由于霍去病墓至今还没有发掘,人们对霍去病的了解,绝大部分来自《史记》中的《卫将军骠骑列传》(卫青和霍去病的合传)。


《卫子夫》剧照 卫子夫与汉武帝刘彻


霍去病的母亲名叫卫少儿。汉武帝的皇后卫子夫、西汉的名将卫青,与卫少儿三人是同母兄弟姐妹,他们的母亲都是卫媪(ǎo)。乍一听起来,霍去病的出身似乎非常显赫,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卫媪是平阳侯府的女仆,有一男三女:长子卫长君、长女卫孺、次女卫少儿、三女卫子夫。后来,卫媪与同在平阳侯家中做事的县吏郑季私通,又生了卫青。


《卫子夫》剧照 卫子夫与卫青


卫少儿长大后,继续在平阳侯府做女仆,又与平阳府小吏霍仲孺私通,生了霍去病。由于霍仲孺最开始不承认霍去病是自己的儿子,年幼的霍去病只能以私生子的身份长大。直到卫少儿的妹妹卫子夫被汉武帝看中,进宫之后,卫家老老少少的生活才得到了极大改善。


少年封侯,马踏匈奴!




元光五年(公元前130),卫青受封车骑将军,带兵出征与匈奴作战,斩首匈奴几百人。有了这层关系,卫青的外甥霍去病18岁就在汉武帝身边做近臣。后来,因为霍去病善于骑射,便受封剽姚校尉,开始随卫青攻打匈奴。


汉武帝的这个决定可谓是十分正确。在军事方面,霍去病展露了极高的天资。他首次出征,便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率领800骑兵斩杀匈奴2028人,并俘虏了单于的叔父罗姑比,封冠军侯。



元狩二年(公元前121),汉武帝任命十九岁的霍去病为骠骑将军。于春、夏两次率兵出击占据河西(今河西走廊及湟水流域)地区浑邪王、休屠王部,歼敌4万余人,俘虏120多人。


同年秋天,霍去病奉命迎接率众降汉的匈奴浑邪王,在部分降众变乱的紧急关头,率部驰入匈奴军中,斩杀变乱者,稳定了局势,浑邪王得以率4万余众归汉。从此,汉朝控制了河西地区,为打通西域道路奠定了基础。匈奴为此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妇女无颜色。”


出土于内蒙古的战国匈奴贵族金冠,国宝级文物

史载霍去病曾俘获过匈奴王,这样的王冠当年应该缴获不少


元狩四年(公元前119)春,汉武帝命卫青、霍去病(时年22岁)分别出定襄和代郡,深入漠北,寻歼匈奴主力。霍去病率军北进两千多里,越过离侯山,渡过弓闾河,与匈奴左贤王部接战,歼敌7万多人,俘虏匈奴屯头王、韩王等3人及大小官员83人,乘胜追杀至狼居胥山,并在狼居胥山举行了祭天典礼。


经此一战,匈奴被汉军在漠南荡涤,匈奴单于逃到漠北,“匈奴远遁,而漠南无王庭”。长久地保证了汉帝国西北边疆的安宁。元狩四年(公元前119年),汉武帝设置大司马位,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皆以军功加官为大司马,得以名正言顺地管理日常的军事行政事务。


军事奇才,英年早逝!




霍去病幼年贫困,建立赫赫军功后,本来有条件享受享受,却仍旧把国家安危和建功立业放在一切之前。汉武帝曾经为霍去病修建过一座豪华的府第,霍去病却拒绝收下,说出了那句著名的“匈奴未灭,何以家为?”


然而霍去病也有缺点,他少年得志,或多或少有些纨绔习气,不爱惜士兵。在塞外时,战士缺乏粮食,霍去病却在军营中玩蹴鞠(踢球)的游戏。但是,将士们仍然愿意为其效命。


酒泉公园


位于今甘肃酒泉市的酒泉公园,又称西汉酒泉胜迹。传说霍去病西征匈奴大胜后,皇帝赐酒犒赏,霍去病认为御酒应由士兵们分享,但人多酒少,不足分配,乃将御酒倾入泉中,众将士欢呼共饮,酒泉因此得名。但实际上,酒泉的得名是因为此地古代有泉水,味道甘美如酒一般。


这样一位年轻的将军、军事奇才,却在元狩六年(公元前117)不幸去世,年仅24岁。


入葬皇陵,石雕守护!



1914年3月6日法国诗人维克多·谢阁兰拍摄


汉武帝对霍去病的死非常悲伤,他让霍去病入葬茂陵(规模最大的西汉帝王陵),并调来铁甲军排好阵形,沿长安一直排到茂陵东的霍去病墓。还下令将霍去病的坟墓修成祁连山的模样,彰显他力克匈奴的奇功。



霍去病墓石刻造型简洁,风格粗犷,气势宏大,是中国古代雕塑艺术发展史上的一座里程碑。



▲ 西汉 马踏匈奴石雕 茂陵博物馆藏


这件雕塑名为“马踏匈奴”,又名“立马”,表现的是一匹屹立着的高大战马,右脚踏着一个仰卧的匈奴。匈奴蜷缩着想要逃脱战马的踩踏,但战马仍牢牢把他踩在蹄下。


战马高1.68米,长1.9米,傲然挺立,显得镇定自若。作品外轮廓雕刻得极其准确有力,马头到马背部分,作了大起大落的处理,形象十分醒目;雕塑家并没有去刻画战马的鬃毛或者其他细部,但马匹那威风凛凛的感觉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


马踏匈奴


马腹下不作凿空处理,这虽是技术的局限,但加强了作品的整体感和厚重、稳定的感觉,体现了汉代石刻雄伟粗犷、气魄深沉的特点。马踏匈奴石刻是思想性与艺术性完美统一的典范,是西汉纪念碑雕刻取得划时代成就的标志。沉默的立马、守护着的少年如两千年前那场肃穆葬礼中沉默的模样。


墓旁除了马踏匈奴的石雕外,还有跃马、卧牛、伏虎等等,共计16件。石雕都用巨大的石块,以简练的手法雕成,体现的艺术特色十分统一。


伏虎


▲ 霍去病墓伏虎石雕


长约2米,宽约0.8米,紧挨着卧马。通过一块波浪起伏的不规则石料,把凶猛桀骜的“虎性”表现得淋漓尽致。虎头、颈与胸连在一起,积蓄力量,一蹴而发。虎尾倒卷于背,虎身上的斑纹,清晰可辨,异常生动。


卧象


▲ 霍去病墓卧象石雕


长约1.9米,宽约1.1米,高约0.7米,紧挨着野兽食羊石雕。大象长长的鼻子,下垂在左前足上,寥寥数刀,神态生动。自然地勾勒出圆弧状的耳朵,并且在象头的部位轻凿两刀,描绘出大象的眼睛和腿。


卧牛


▲ 霍去病墓卧牛石雕


长约2.6米,宽约1.6米,高约1.2米,位于东侧回廊的最南端。牛卧于地,身体壮硕,大眼圆睁,回首张望,四肢自然回屈;鼻子、耳朵和嘴巴,线条清晰,五官端正。在牛的背部,好象雕刻有鞍鞯和蹬,但是比例非常不协调,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跃马


▲ 霍去病墓跃马石雕


高约1.5米,长约2.4米,与“马踏匈奴”相对,位于东侧的亭子内。马的脖子处,弧度与筋肉,紧绷的质感,似乎在调动全身的气力;贴地面的后蹄,好像富有弹性,积畜着腾空跃起的爆发之势。



野猪




长约1.6米,宽约0.6米,紧挨着卧牛石雕。雕刻者熟悉野猪的习性,通过一整块棱面交接的条石,采用崭凿的手法,塑造野猪的形象。手掌一样大的耳朵,紧贴在后背的两侧,双眼凹陷在脸颊上,长长的嘴巴向外伸出,野性十足。


起马



高约1.5米,长约2.4米,与“马踏匈奴”相对,位于东侧的亭子内。马的脖子处,弧度与筋肉,紧绷的质感,似乎在调动全身的气力;贴地面的后蹄,好像富有弹性,积畜着腾空跃起的爆发之势。


怪兽吃羊



长约2.7米,宽约2.2米,紧挨着野猪石刻摆放。利用石块的转折面,浮雕出一头凶猛的野兽,正在吞噬一只小羊,小羊正做最后的挣扎,极具游牧民族的装饰风格。但是,也有人认为它表现的是“母牛舔犊”的场景。


卧马


人抱熊


其他石刻


其他石刻


现在的霍去病墓


对于整部世界军事史和中国史来说,

霍去病是彪炳千秋的传奇。

千载之后,世人面对着

霍去病墓前壮观的石刻,

仍然可以遥想少年大将霍去病的绝世风采,

为他的精神和智勇而倾倒,

为他那不恋奢华

保家卫国的壮志而热血沸腾。


责任编辑:子曰

http://www.hzcbzh.com/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历史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