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导航
当前位置: 首页 >微信导航 >财经

深度| “327系”撸过的上市公司

2018-08-21 21:31:59 来源:野马财经 微信号:YMCJ8686 1

 

   作者 | 资本市场部

来源 | 野马财经


有些人通过国债期货完成了原始积累,有些人却早已用悲惨的方式谢幕。在这其中的公司,也随着这些人物命运的沉浮,或引吭高歌、或湮没在历史的长河。

 


当我爱我家(000560.SZ)的房产经纪人像往常一样奔波在街头巷尾时,原副总裁胡景晖因为公开炮轰“资本推高房租”在朋友圈刷了屏。


在8月19日仓促召开的媒体个人沟通会上,胡景晖自曝,我爱我家董事长兼CEO谢勇“是个温文尔雅的资本市场的老司机”。


胡景晖此言不虚。


1994年底,轰动全国的“327国债事件”爆发前夜,谢勇就曾在漩涡的中心——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下称“中经开”)上海证券部任职。而他的四周,皆是魏东、戴学民这些一度足以震动整个资本市场的巨鳄。


如今,二十四年时间过去,当年的大佬物是人非,小跟班也已经成为了“老司机”,正撸着现如今的我爱我家。然而,你可知道“327国债”事件的各方当事人都撸过哪些上市公司呢?最终的结局又都是怎样的呢?


世事变幻、斗转星移。时隔20多年,重新审视那些人、那些公司在这些年的这些事,让人唏嘘不已。


小跟班已炼成“老司机”


谢勇,曾被评为“私募界十佳基金经理”,并拥有20多年的证券、期货和PE投资经历,对于资本运作、资金筹谋可以说是驾轻就熟。


在谢勇主导的昆百大A收购我爱我家的案例中,精妙的交易结构和复杂的财技让业界咂舌。


然而,谢勇履历里最“平淡有奇”、最引人注目的其实是他在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上海证券部的经历。

 

熟知中国证券市场发展的人,对“中经开”这个名字一定不会陌生。作为1995年“327国债”事件的主角之一,中经开造就了魏东、袁宝璟等悉数牛人。


除了“327国债”事件之外,中经开还涉及资本市场著名的“314”事件、“319”事件并获利颇丰,被戏称为“墨索里尼总是有理,中经开总是赢钱”。


作为当年魏东上司、主管中经开国债期货的副总裁,戴学民在2001年因涉嫌贪污、受贿,潜境出逃。辗转香港、韩国、美国、英国多地。


2015年我国开展“天网”行动,4月22日,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集中公布“百名红通人员”名单,戴学民名列第90位。仅一天后,戴学民在安徽省境内被发现并很快落网,成为“红通落网第一人”。2016年7月12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以挪用公款罪,判处戴学民有期徒刑6年。


世事变幻,曾经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公司,早已不是当年的模样。


赢家“涌金系”的生生死死

 

“327国债”一役,多头中经开成为了当时最后的“赢家”。


时年28岁的魏东、29岁的袁宝璟、30岁的刘汉、34岁的周正毅等人更是声名鹊起,获利颇丰。并且,他们都在极短的时间内拿下了多家上市公司,构建了庞大的财富帝国。


最为商界熟知的,无疑是“涌金系”掌门魏东。


1995年,大胜管金生的同时,魏东创立了上海涌金实业有限公司。其兵分三路,在资本市场狂飙突进。


早期的“涌金系”主要从事转配股、法人股受让、配售新股等相关交易,分享了我国资本市场发展初期的诸多政策、市场红利。


这期间,魏东先后收购了精密股份、哈慈股份、金荔枝股份、银河动力(现“中兵红箭”)、中宝股份(现“新湖中宝”)、康赛集团(现“闻泰科技”)、四川湖山(现“四川九洲”)等公司的法人股。


与此同时,“涌金系”参与了三九医药(现“华润三九”)、首旅股份(现“首旅酒店”)、诚志股份、波导股份、茉织华(现“海航创新”)、丝绸股份(现“东方市场”)等股票的配售,收割了巨额财富。


除了纯粹的资本运作,魏东对实业投资同样情有独钟。


资金规模较小时,通过知金科技,“涌金系”投资了不少创业企业。其中北青传媒登陆港股,青岛软控(现“软控股份”)亦在深交所上市。


等到积累的足够的资本,“VC”模式已经难以匹配“涌金系”的扩张速度,魏东开始选择直接吞并上市公司。


2002年1月22日,九芝堂抛出一份公告,称母公司九芝堂集团股份被出售给湖南涌金、上海钱涌、杭州五环三家企业,而这三家公司的背后,皆有着“涌金系”的身影。接下来的数年时间,魏东接又连出手拿下国金证券、千金药业,“涌金系”三驾马车就此成形。


值得注意的是,2008年魏东跳楼离世后,其遗孀陈金霞接手。


陈金霞接手后的“涌金系”虽然先后退出了九芝堂、千金药业,看似衰落,但实际上,十年间“涌金系”以PE方式依旧在东方通、会稽山、西安饮食等上市公司中获利颇丰。


并且,2018年2月12日,涌金控股再度出手,上位凯利泰头把交椅;陈金霞本人亦位列2018年7月披露招股书的沪江教育第二大股东。


“四大赢家”三死一“伤”

 

不止于此,目前握有哈高科、新湖中宝的“新湖系”掌门人黄伟亦与魏东交集颇多,二人在中宝股份(即现“新湖中宝”)、九芝堂、ST北生(现“ST慧球”)多家公司的运作中步调一致,或同进同退,或接力操作。甚至,坊间一直传闻,黄伟操盘的天地期货,在“327国债”中同样获利颇丰。


深不可测的资本江湖中,“涌金系”依旧如影随形。


魏东因何跳楼至今依旧是一个谜团,抑郁自杀还是为人所迫,外界猜测纷纷。与之相比,被执行死刑的袁宝璟与刘汉倒显得干脆利落。


和魏东一样,袁宝璟也曾嗅得的法人股暗藏的财富,收购过三九胃泰、蜀都大厦的法人股。《科学投资》杂志曾这样表示:“1996年,有近30家上市公司位居前十位的大股东名单里有建昊(袁宝璟旗下公司)的名字。”其中,北京比特(现已退市)和丽珠医药(1513.HK)一度为控股状态。


由于期货交易上的纠纷,袁宝璟于1997年买凶试图枪杀刘汉,行凶未果之后,由于担心雇佣的杀手供出自己,又让自己的兄弟袁宝琦、袁宝森枪杀了该杀手。最终三人被判死刑。


至于刘汉,这位震动全国的四川黑社会大佬人脉之广,能力之大一度在当地人尽皆知。刘汉旗下汉龙集团核心资产主要为美国、澳大利亚的矿产能源。在A股,2002年汉龙完成对金路集团(000510.SZ)的收购,还曾以第二大原始股股东身份分享了宏达股份(600331.SH)IPO盛宴。


2014年,震动全国的刘汉黑社会案件曝出,刘汉被处死刑。几经争夺之后,来自香港的首控集团(1269.HK)成为了金路集团新的主人。


魏东、袁宝璟、刘汉,皆因不同的缘故结束了生命,周正毅的结局则要好上不少。


1995年至1997年,327大胜之后,利用对股市红利的先知先觉,周正毅收购了大批排队上市国企中的职工股,充实了自己的弹药。之后,周利用农凯集团等公司为主体,先后控股了英雄股份(现“丹化科技”,600844.SH)、海鸟发展(现“*ST富控”,600634.SH)、上海商贸(1104.HK,现“亚太资源”)和上海地产(0067.HK,已退市)。


为此,上海滩还出现了一个朗朗上口的顺口溜:“英雄问世、海鸟欲飞、商贸开路、地产为王”。


2003年,周正毅因涉嫌操纵证券交易、虚报注册资本被逮捕,后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06年,刑期刚满的他,再度被以行贿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和挪用资金罪,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16年。


上海滩“三猛人”重归A股


除了中经开,万国证券是“327国债事件”中当仁不让的另一主角。在这家证券公司背后,则有着一位“教父级”的人物——管金生。


1988年,管金生筹建了上海第一家证券公司万国证券。通过倒卖国库券,万国证券完成了自己的原始积累。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万国证券如同“神一般”的存在,一度占据中国70%A股交易量和几乎全部的B股交易量。彼时“万国证券,证券王国”的广告语,能从上海市区一直印到机场入口。然而,1995年的“327国债事件”,却成为管金生和万国证券的命运拐点。


受该事件影响,万国证券濒临破产边缘。1997年,管金生以挪用公款罪被判处17年徒刑。


而在此之前的1996年7月16日,万国证券早已与申银证券合并为申银万国证券。


服刑7年后,管金生在2003年获得了保外就医的机会。12年后,申银万国借并购宏源证券A股上市,证券简称为申万宏源(000166.SZ)。


2016年6月6日,69岁的管金生出席了上海九颂山河基金公司的揭幕仪式,以董事长的身份重回历史舞台。


让管金生折戟的“327国债事件”,也是尉文渊上交所职业生涯的终点。作为上海滩“三猛人”中的两个,尉文渊和管金生一同经历了中国证券市场从无到有的发展过程。


1990年12月19日,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开业,35岁的尉文渊被称为“全球股市最年轻的总经理”。在交易所成立后的三年里,尉文渊进行了多项尝试和改革,无一不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创举。


同时,尉文渊也是最早把国债期货引入国内的人。


“成也萧何败萧何”,因为“327国债事件”的发生,本该前途无量尉文渊的因负“监管责任”,辞职离开了他一手创建的上交所。当时,他约定自己“三年之内不进股票市场”。


2005年9月,尉文渊与最后一个上海滩“三猛人”——阚治东一起高调复出,成立东方现代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东方现代)。随后,东方现代和尉文渊自己的西藏新盟各向华锐风电(601558.SH)投资1750万,分别占到17.5%的股份。


2012年下半年,尉文渊出任华锐风电代理总裁,后又担任公司董事长。可临危受命的尉文渊并没有使华锐风电摆脱困境。2013年5月,华锐风电公告称,尉文渊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代理总裁等一切职务。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通过查阅资料发现,尉文渊辞任后,便不断减持公司股票。如今西藏新盟在华锐风电的持股比例已经下降到4.98%,公司也因连续亏损而被ST。


与管金生、尉文渊不同的是,1990年创立申银证券阚治东并未在“327国债事件”当中受到过多波及。


1996年,沪深争雄进入白热化,上海券商龙头申银万国证券自然责无旁贷。起初阚治东每天将陆家嘴(600663.SH)、上海石化(600688.SH)等股票拉升两毛钱便收手,被称作“阚两毛”。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2006年阚治东因南方证券破产被公安机关逮捕。继南方证券之后,复出的阚治东选择了PE。


据《证券时报》报道,近年来,尉文渊和阚治东活跃于私募及风投领域,投资的部分项目已上市,包括中材科技(002080.SZ)、同洲电子(002052.SZ)、潍柴动力(000338.SZ)、科陆电子(002121.SZ)、金证股份(600446.SH)、我武生物(300357.SZ)等。


2015年5月,乐视体育宣布了首轮融资,阚治东的东方汇富参与了此次投资。随着乐视风波的发酵,阚治东踩雷乐视的新闻也层出不穷。


辽国发炒出千倍市盈率股票

 

作为“327国债”事件与万国证券同在空方阵营的第二主力,辽宁国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辽国发)曾被视为证券期货界的一匹黑马。


值得一提的使,这家曾将“上海证券教父”万国证券管金生送上不归路的公司,在1993年底,还是一家营收不过4000万元,利润仅426万元的“小喽啰”。辽国发背后主事人高氏三兄弟(高岭、高原、高山),更是资本市场早期有名的大炒家。


1994年3、4月份,在上海股市一片萧条的背景下,辽国发粉墨登场了。


1994年6月8日,辽国发宣布与东方证券、国泰证券等共同持有“上海老八股”爱使股份(600652.SH)5.2%的股份,触及举牌线。爱使股份因此被迫停牌。


至此,辽国发开始了勾搭爱使股份的道路。然而,作为第一次亮相,辽国发最终虽未能如愿收购爱使股份,却在1994年7月30日证监会发布三大救市政策后的一波火爆行情中,将爱使股份市盈率爆炒到一千多倍,捞到了第一桶金。


从此高氏兄弟与辽国发在资本市场一战成名,并确立了以公开或隐蔽的身份蛰伏券商身后,下手快、准、狠的运作手段。


正是因为高氏兄弟量大、手法狠、涉及面广的市场操纵手法,辽国发成为“327国债”事件中,空方市场阵营仅次于万国证券的第二主角。然而,胆大妄为的做法也让辽国发在资本市场摔得粉身碎骨。


“327国债”事件过后,辽国发在沈阳、武汉等地大肆进行非法融资和证券、债券、证券回购、股票期货炒作等违规行为陆续被监管机构扒了出来。


据说,事后调查过程中上交所发现辽国发共有800多个帐户,且提供的大批国债入库通知单均是空单,给国家带来了巨额经济损失,对各地涉事机构更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时至今日,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再度查看辽国发以及高氏兄弟的相关信息,工商信息显示,由高氏兄弟控股,包括辽国发在内的四家公司均已吊销。据说“327国债事件”过后,高氏兄弟便已移居国外,再无音讯。


回看早年曾高氏兄弟曾经染指的唯一一家上市公司爱使股份(现“游久游戏 ”,600652.SH),辽国发之后又有延中实业(600601.SH)、天津大港油田、“明天系”等相关企业先后入主。


后记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有人一夜暴富、有人锒铛入狱,有人出师已捷身却死,也有人劫后余生罪难逃。


如果说劫后余生的这部分玩家是幸运的,但若不以“前车”为鉴,从哪里爬起来还会在哪里继续跌倒。


宁财神就是一个跌倒又跌倒的人。除了公众所熟知的《非诚勿扰》节目点评嘉宾、《武林外传》总编辑这些曾经光鲜亮丽的身份,宁财神还有另一个身份——资本“赌徒”陈万宁(宁财神的真实姓名)。


据悉,宁财神大学毕业之后便跟随父亲在上海从事期货交易业务,随后转战北京做了经纪人,19岁就已实现月薪十几万,在他眼中做期货就是“赌博”,能为他带来高收益。


可“327国债事件”给宁财神敲响了警钟,在这次交易中其亏损高达七千多万,但这并没有让他退缩。他反而认为,赌徒都这样,只要没陪光就不会下赌桌。1997年,因为郑州交易所的绿豆事件,宁财神再次栽了跟头,短短数日300万资产荡然无存。


虽然之后,宁财神因为《武林外传》的火爆得以翻身,但最终还是误入歧途,因吸毒于2014年6月被抓,前途渺茫。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如今,离1995年2月23日的“327国债事件”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当年23岁的年轻小伙虽涉水不深,却也成为了别人眼中的“老司机”,不知人到中年的他再回忆起这段往事,心中是否会再起波澜。




点击图片,你错过的经典好文在等你!


财经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