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导航
当前位置: 首页 >微信导航 >私房话

多久侗房一次对女人最好,看完惊呆了....

2018-08-22 11:09:21 来源:发型设计与脸型搭配女 微信号:faxing00111 1

第一章:惊天霹雳

我亲眼看见我妹跟我老公纠缠在了一起。

我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

我跟我老公去年元旦结的婚,他在国企上班,我婚后一直备孕,没找工作。

先说说我这个妹妹吧,正在读大专二年级,比我漂亮,比我高,身材比我好,在学校有很多男生追她。

有一次,我跟老公回娘家吃饭,我发现我妹看我老公的眼神,痴迷又羞涩。

女人天生的第六感,我觉得我妹对我老公有意思。

后来,我妹和我妈来过我家里几次,我跟她去菜市场,她一口一个姐,总问我姐夫喜欢吃什么菜,我随便说一样,她立马买,回到我家还要亲自下厨。

吃完晚饭,我安排她和我妈睡客房,她晚上洗了澡,喜欢裹着条浴巾在我老公面前跑来跑去,还问我老公要不要吃香蕉。

我发现她越来越不对劲,有一次我偷偷看我妹的手机,我点开了她的微信,发现她加了我老公,有一条消息记录,内容是:“姐夫,我们今天放清明节假,放假期间自己坐地铁都没有座位,我每次都被挤得要飞起来,你方便来接下我吗?”

我没有看到我老公的回复,因为只显示着一条消息。

我觉得我可能想多了。

就在同个星期,我又看到我老公手机有了跟我妹的通话记录,一共四条通话记录,每次通话时间大概两分钟,最多的一次五分钟。

我开始关注我老公和我妹的朋友圈,我发现我老公只要发一条动态,她几乎条条秒赞。

我心里的猜忌越来越多,加上这段时间他还经常加班,跟我的房事也很少。

我一直害怕,害怕的是我老公经不起这个花花世界的诱惑,害怕他爱上别人,跟别的女人上 床,更害怕他离开我。

思前想后,我想找个机会跟我妹谈谈心,或者找我老公谈谈,觉得这件事真的挺复杂的,一方面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敏感,另一方面又不想事情发展到不可挽留的地步。

我找了我妹几次,她都用要复习功课为由推脱了。

我也找了我老公,试着谈谈这事,他说我想多了,他爱的是我,他那么爱我,怎么可能看上我妹。

尽管他已经解释了,可从那段时间开始,我的整个人都活在了疑惑中。

就在五一节前一天,我老公说要去外地出差,我问他去哪里,他说去云南。

我想,到了这个节骨眼,你们是不是也会觉得,他是有问题的?

他为什么五一还要去出差?而且还是去云南?

我发微信问了我老公同事,她跟我老公回答的是吻合的。

我还是很不安,我老公去云南出差的那晚上,我打电话查岗,问他出差的事怎么样,顺利不顺利。

他说他被客户灌酒灌多了,脑袋很晕,他要睡觉了,还一副很困的语气。

可就在我要挂电话的时候,我听到电话那边好像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咳嗽声。

我立马追问他怎么回事,我说你那边是不是有女人。

他说云南那边天有点热,房间里有点闷,所以酒店的门没关,是外面路过的女服务员,还叫我早点休息,说老婆我想你,回去再给你补过五一,么么哒。

最终我还是相信了他。

整个五一假期,我看到别人都在旅游,都在空间朋友圈里各种秀恩爱。

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挺酸的,特别的想念老公,想念抱着他睡觉的日子,想念每晚都在他身边的安全感。

五月中旬的时候,我妈过生日,我老公说要加班,不陪我回娘家,我妹说要上课,请不到假,也不回来。

下午晚上六点到的娘家,我爸在做饭,我跟我妈聊了些里外家长。

突然,我妈说,你妹五一去旅游,在昆明买了一些鸡枞,又在大理买了一些牦牛肉,听说是那边的特产。

我妈把特产拿出来,让我尝尝,还说是我妹说的,这牦牛肉是麻辣味道!非常的好吃!

我妈一边说一拆口袋。

可我一看包装上的云南产地时,我顿时就像被雷劈了一样,心里砰砰砰的跳。

我强忍着慌张,跟妈说我不喜欢吃这个。

我妈还觉得我奇怪,说,你以前不是最爱吃麻辣味道的牛肉吗。

到了吃晚饭的时间,老妈老爸说话我都没办法听进去,我拿着筷子,在盘子里夹着菜又放开,我妈看出了我的异常,问我怎么了。

我说最近晚上没睡好,有点困,又还没什么胃口。

我勉强吃了点,我妈让我早点回家休息。

在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我老公是不是已经跟我妹妹在一起了。

我满脑子里都是那晚在电话里听到的女人咳嗽声。

他们为什么都在五一去了云南。

我的心情,怎么都没有办法平静,下了公交车,过马路的时候没注意看车,差点被车撞。

我到家的时候,我老公还没回来。

我心里很难受,到卫生间里冲了个澡。

他回来的时候,我在沙发上发呆,他走过来,我手上捏着手机,点开微信,我又退出,退出后,我又点进去,反反复复无数次。

他问我是不是又在玩儿开心消消乐?我说没呢!我在看连载的小说!

我的口气很重。

他问我怎么在生气,是不是太久没爱爱啦?还是因为回来得太晚了,还是因为没有陪我过五一,他说他会补给我一个大大的五一,还说明天带我去逛商场,带我买衣服。

我死死的瞪着他,根本不理他的话。

他过来搂着我的腰,要把我按在沙发上。

(我们是一居室改成的两居室,婚后一直备孕,但不知道为什么,婚后房事没采取任何措施,肚里却不见反映。)

正因为没孩子,我老公他妈也不挨我们住,我老公在那方面的事情上比较开放。

我一般也比较迎合他。

可今天,我没迎合,我重重的打开他的手,很凶的瞪着他:“你烦不烦!别碰我!”

他呆了一下,问我:“老婆,你怎么了?是不是姨妈来了?你姨妈那几天才这么暴躁!”

我说:“姨妈的时间还没有到,你不是一直都记得我的经期,怎么今天脑子短路了?”

他说对不起老婆,我最近记性不怎么好,你别生气!

他不道歉还好,这一道歉,我心里更难受,心里的火更想要使劲冒出来。

可我快速的想了想,我这么生气是不是会物极必反。

也许我真的误会了他,那个咳嗽声,就是服务员怎么办!

也许他跟我妹,只是都在五一巧合的去了云南,我又该怎么办!

毕竟他此刻的表情看上去,是那么的无辜。

我想了会儿,我情绪松懈了下来,也放低了语气的说:“我就是因为刚刚看了一部男主角出轨自己亲妹妹的小说,明明都开房了,还死不承认,我心里替这个女主角窝火,所以很来气!”

我老公很紧张,眼神闪烁:“老婆,你怎么会看这样的小说!”

我呵呵两声,故意趴在他身上说,我说:“假如,我只是说假如,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身上,你跟自己的小姨子鬼混在一起了,你会怎么办?”

我老公更加生气了,他说:“你这是在胡思乱想,根本就没有什么假如不假如!”

他一把我抱住,还让我不要乱想。我挣扎了几下,他上来亲我,我闪开。

他在我耳边说,很想我,说了一大堆情话,说实话,天下的女人都很吃这一套。

我相信有很多男人都有甜言蜜语来哄过女人。

我沉浸在他热情似火的狂吻中,暂时忘记了心里的疑惑。

第二章:物是人非

他很久没有这样吻过我。

夫妻之间,次数多了,久了,长了,也更加直接,在房事方面自然没有那么多前夕,也没有热恋时那么激 情。

不知道他今天怎么了,热情似火。

我这个时候,在脑海里反思,我想,是不是我不够火辣,在房事方面不够卖力。

这一夜,我非常的主动,以前我不敢做的事,以及他要求我的事,我都对他做了。

我能感觉到他很意外,翻云覆雨后,他冲了澡,我们回到床上睡觉,老公睡了很久,我一直失眠。

为了确定我心里的想法,我决定跟踪我妹跟我老公,我想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做了龌蹉的事。

第二天下午,我打电话给我老公,我说我要陪我闺蜜看房子,她想首付买个两居室,约了很多中介,要很晚才回去,可能我还会跟闺蜜去KTV唱歌什么的,我老公说行,答应得很干脆。

整个下午,我打着给闺蜜看房子的幌子,我坐在我们老公公司对面的饮料店里。

我度秒如年的等到了晚上七点,我看见我老公从公司出来后上了车,但没有开走的意思,明显在等什么人。

就在我目不转睛盯着的方向,我看到了我妹妹。

她看起来就是个十足的狐狸精,平时我妹不穿高跟鞋,经常平底鞋子配上牛仔裤,上面再加一件卫衣。纯碎清纯范儿的学生打扮。

但今天她的打扮真让我大开眼界,大概十五厘米的红色跟鞋,超短的牛仔裙,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衣,V领。

我妹直径走到我老公的副驾驶,车子依旧停着。

我赶紧冲出来打了一部车,上车后司机一直问我去哪,我两只眼睛恶狠狠的盯着老公的车,我支支吾吾说出一句话,我跟师傅说跟着前面那多少多少车牌号的车。

他们去了西餐厅,一下车,我妹很自然的勾着我老公的臂弯,冲着我老公笑。

我老公搂着她,两人亲密无间,眉来眼去。

我下了出租车后,我就躲在那个西餐厅的对面,前后大概一小时,他们终于从西餐厅里出来,我看见我妹笑得一脸狐媚,我老公搂着她的腰,车还没上,他们直接在停车场的车子边吻起来,他们吻着吻着就上了车。

后面的事情,我根本不想再叙述了。

我当然知道,在那车里,他们在做着怎么样的事。

那一刻,我是崩溃的,长久以来,压抑在我心里的情绪,让我不停打颤。

我害怕这个事实。

一直以来,都是我不相信。

那晚,我打着出租车回到了家里。

我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哭,我老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

他进房里来,我睡在床上,我眼睛哭肿了,侧面对着他。

他从我身后的位置上了床,一上来,他掀开被子,从后面搂着我,亲昵的喊了一声老婆。

我没有任何反映,像进了辣椒水一样的眼睛,再一次哭了出来。

我偷偷的用被子,把泪水擦干。

他没发现我的反常,依附在我耳边问我什么时候回来的,房子看得怎么样,有没有看到满意的。

我听着他的话,我觉得自己就要爆发,我可能再也没有办法忍耐下去。

我想,大多理智的姐妹,在这个时候,肯定会装着什么事没发生,然后偷偷的收集他一切出轨证据,偷偷的转移财产,甚至房产,再起诉他,让他净身出户。

再或者,装着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用各种手段把老公的心拉回来。

我想大部分的女人,在遇到这样的事,并且还爱这个男人,一定做不到这么理智。

我猛然从床上坐起来,死死的瞪着他。

他看到了我的狼狈又红肿的样子,顿时脸上慌乱了,他问我,你怎么了?你怎么眼睛肿了?你哭了吗?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吗?

他伸手过来给我擦眼睛,我捏着拳头,一拳打开了他的手,顺势一耳光煽在了他脸上。

他愣圈了,一脸茫然的看着我,问我怎么打他,是不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我在对他发泄。

我说:“你有没有要向我交代的事??”

他一脸的坚定,但眼神里闪烁着微微的愧疚,他又问我到底怎么了,怎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

我又问了他一遍,非常的凶,我说你真的没有要向我承认的事?

他说他要承认什么啊?工资不是都交给了我吗,他那里除了我给的每月一千的零用,没有多余的一分私房钱,那除了这个,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我彻底的爆发了,我一边咬着牙,从枕头下摸出来手机,翻出我拍的照片,重重的砸在他身上。

他捡起手机,看了手机上的照片,他顿时有点慌乱。

我质问他,你还有什么话说。

他原本很慌,但慢慢镇定,还用笑脸告诉我:“老婆,这照片谁发给你的?一看就是PS的,你是不是当真了?是不是就因为这事,一个人在被子里偷偷的哭了?”

“张江!”

我朝他咆哮,喊着他的名字,而不是老公。

从我跟他恋爱不久确定关系还有,我一直叫他老公,这是这么久以来,我第一次叫他的名字,还是用这样的口气。

他彻底的慌了,喊了我一声老婆,却欲言又止。

我忍着眼泪,我说,我他妈亲自拍的这个照片,你到底是告诉我,我怎么PS出来的?你还要不要看视频?

激动的说完,我又把手机捡起来,翻出我拍的照片,重重的扔在了他脸上。

咚的一声,可他没有竟然没有叫,像是都不疼。

我从床上爬起来,去客厅沙发上坐着,我气得头晕目眩的,不停的吸气。

他前后三分钟,从卧室里出来,站在我面前的时候,他额头上被我用手机砸过我的地方已经肿了。

我难过。

我心痛。

他出轨了,如果那个人是他同事,或者是我不认识的人也好,可那个人是我亲妹妹。

我从没有想过,我如此信任的老公,曾经在所有亲朋好友面前举行婚礼仪式,宣誓,可此刻,他竟然跟我亲爱的妹妹上了床,做了那样龌蹉的事。

我不敢再想下去,我只要想到,他们可能很早就纠缠在一起,我的心便痛得没办法呼吸。

我只要想到上一次,我们还在客厅里行了夫妻之事,我在想,那天之前,他是不是也跟我妹妹做了这样的事……

我无法想象……

恶心。

很恶心,我觉得我全身上下透着肮脏,我只要一想到下午他亲吻我妹的画面,心里疼得要晕过去。

他站在我面前,喊了我一声老婆。

我说你别我叫我老婆,我们明天就去离婚。

他跪在地上跟我认错,说他知道错了,他对不起我,他是个混蛋,他使劲的煽打自己。

我觉得可笑,我从沙发上站起来,回到卧室,把他衣柜里的衣服取下来,全部砸在他身上,我让他滚。

他上来拉着我,他说能不能不要赶他走,他知道错了,他不想离开我,不想跟我离婚。

我朝他嘶吼,我说:“从你越界,上了我妹的床碰我妹时,我们就无法再过下去了,我现在看着你这张脸,我就会想到你亲她的画面,想到你在她床上的画面,想到你抱她的画面!我甚至在想,你有没有在我们之间做比较,是她的身材好,还是我的身材好!张江,你肮脏了你自己就算了,从此以后,别再来肮脏我!你滚得远越好!”

第三章:心痛

说实话,我说这些话的时候,几度哽咽,眼泪每次都流在眼角,又被我忍了回去。

有那么一刻,我有种错觉,我认为我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不是真的,是我在做梦而已。

他跪在了地板砖上,抱着我的腿,不停的说,“老婆,对不起,我错了!你别生气,万一身体气得不好了!我会难过!”

他说他爱的是我,他是一时糊涂才做了那样的事,还说跟我在一起时间长了,所以没有那么多激 情了,才一时鬼迷心窍。

我觉得他说的话,让我差点狂吐,我推开了他,他的手放在我的腿上,让我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我把他从地上拖起来,拽到门口,我让他滚,特别特别的凶,我还说,你滚得越远越好,我一秒都不想看见你,你最好去死。

他站在门口哭了,他说如果我现在不想看到他,他可以走,但是他让我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别太气。

我他走进电梯那刻,我重重的关上门,趴在门上哭。

我一边哭,一边回到卧室,把衣服揉成一团,塞进箱子里。

我害怕呆在这个家里,我甚至怀疑,我的这张床,甚至我的沙发和厨房,他们是不是趁着我不在家的时候,已经被他们玷污过了。

我提着箱子,我给我妈发了一条微信,我说这几天要跟我闺蜜出去旅游,可能要十天半个月,这个周末,就不跟张江回去吃饭了。

我妈问我怎么突然出去旅游了,还是跟闺蜜,为什么不是跟张江,问我怎么回事,还说:“刚刚张江还给我打电话,在电话里哭,一个大男人怎么会哭成这样,你们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还是你欺负他了?”

我说不知道他的,我暂时不想理他,我想出去走动走动,我需要想明白一些事。

我妈可能也从我的话里看到了问题,就继续追问我:“璐璐,我发现你有点不对劲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妈,妈给你做主!”

我说没事,我旅游回来再去找你。

我把手机关了机,塞进包包里,拖着行李箱,重重的关上门。

其实,关上门,我站在门口,望着这扇门,我的心里很痛,我在这个家里生活了这么久,这里一直是我跟张江的爱巢,可现在,我多瞄一眼面前的门,心里就像磕了石头一样疼。

我见到我闺蜜的时候,我抱着她就是一阵嗷嗷大哭。

她问了我最近的情况,我跟她说了我妹和我老公的事情,我跟她坐在沙发上,我一边诉说,一边落泪,就像此刻一样,我才给大家讲诉时,就算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我的心里还是像刺着刀片。

我闺蜜看我这么伤心,扬言要提刀砍死我妹和我老公,骂他们猪狗不如。

这一夜,我闺蜜一直陪着我,包括睡觉,我一直失眠,我甚至很想张江,我特别想他,我想着想着,我开始哭,哭着哭着,我又开始在心里骂他和我妹。

第二天,我跟闺蜜AA制,报了三亚的跟团游,还附带艺术照的那种,拍艺术照,加自由行,一共十天九晚。

在三亚的第五个晚上,我终于开了手机,手机叮咚响了十几下。

是他发来的短信,陆陆续续的,这几天每天他都发了两到三条,他说,老婆,我回家了,我买了几盆你喜欢的多肉放在阳台上,他说他想我,想得每晚上睡不着,每次下意识的去抱旁边,可每次,什么都抱不到。

他还说,他每天下班后,坐在卧室的床边,看着我们的婚纱照要发半个小时呆。

他还说,是他对不起这个家,是他对不起我。

还有一条信息是今天的,他说:“老婆,听妈说,你去旅游了,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去了哪里,在外面要注意安全,照顾好自己!”

我把信息看完,正准备关机,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张江打来的。

看着屏幕上显示着的老公两个字,我心一狠,没有接,直接又关了机。

关机以后,我的心,还是很痛。

从谈恋爱到结婚,我在他心中一直都是一个乖乖女,温柔的那种,我以前从来没挂过他的电话,他一打来,我第一时间接。

这一夜,我又失眠了,我在想,我不在,他会不会因为没有女人,又去找我妹,他们会不会继续纠缠在一起,我这样离开,是不是在给他们制造机会。

我悄悄的起床到外面坐着,坐了一会儿,我闺蜜也打开灯起来了,她问我:“你是不是在想张江?既然想他,那咱们就早点回去吧!”

我摇了摇头,嘴上死撑的说没想那个贱人。

闺蜜切了一声,说:“你就嘴硬吧!你好几次偷偷哭,我都看到了!田璐,要我说的话,你如果还爱他,就把他从你妹手上抢回来,别再这么磨磨唧唧的了!你出来这么多天,你敢保证,张江没去找你妹吗?就算他不找你妹,又能保证,你妹不主动勾 引他吗?”

我说即便我还爱他,这个婚也是必须要离的,我的眼里容不得沙子,更何况,那个人还是我妹,即便我以后跟他和好了,可我心里已经有了阴影!假如,我们和好了,那以后,跟他在房事方面,我定然会想到我妹,我甚至会想到他跟我妹是怎么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我无法想象那个肮脏的画面,所以,等我回去,必须立刻马上跟他离婚。

十天九晚后,我回到了省内,到家是晚上了。

一进门,我闻到了洗衣粉的味道,张江在卫生间自己用手搓洗衬衣。

估计他自己也听到了开门声,连忙甩掉了手上的泡泡,走到我面前。

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天,我也没有之前那么激动了,我说:“你看你什么时候抽个时间,我们去民政局把离婚证办了!”

他过来抱我,我闪开,我很凶的瞪着他:“麻烦你离我远点!”

张江无助的看着我:“老婆,我真的知道错了,再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好吗?”

我看着他的眼睛,一眨也不眨,我讽刺的说:“要不离婚也可以,那我也去找个男人上 床,你要是能接受我跟别的男人上 床,我就能接受你!你能吗?”

张江脸上拉黑了一些,我又说:“既然,你都不能接受我跟别的男人上 床,你觉得我能接受你吗?如果,出轨的是我,我跟你求原谅,跟你说我错了,你会原谅我吗?”

“……”

“张江?凭什么男人就可以找了小三,厚着脸皮跟老婆道歉!难道在你们男人眼里,这只是小事?你以为一句道歉,一句你错了,就一切都可以解决了,一切都能回到当初了,是吗?而女人出轨,就是水性杨花,就是贱,就是绿茶婊?凭什么?凭什么男人可以找小三小四,女人就得遵守妇道,从一而终!”

他被我抵制得哑口无言。

他低下头说:“老婆!”

我恶心的看着他,我说,你别叫我老婆,我们明天就去离婚!我必须要和你离婚!

他上来拉我的手臂,我使劲的想甩开他,可他铁了心要拉住我,我没挣过他。

他说想跟我好好谈谈,我忍着心里的难过,我说,那好,我们就好好谈谈。

我跟他坐在沙发上,他给我倒了一杯开水,他跟我说了跟我妹是怎么接触的。

我说我没兴趣知道你们是怎么打情骂俏的,你直接告诉我,你们上了几次床,有没有戴T。

他说一次,就是我看到的那一次,在车里,戴了T了。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亲口承认,我这段时间,一直想要努力压抑在心底的痛,再一次翻江倒海的涌了出来。

第四章:兔子不吃窝边草

原本告诉自己问清这事要镇静。

可此刻,我满脑子闪烁着张江压着我妹的龌蹉画面,我恨不得把这两个人千刀万剐。

我镇定不了,我知道,这件事必须解决。

我大口喘气的跟张江说:“你马上给我妹打电话,让她立马从学校滚回来!”

我端着水喝了口,声音虽大,却带颤音。

我老公为难的低下头,我看出弊端,我讽刺的问他:“怎么?不敢打电话吗?”

他不说话,我提高分贝,冲着他吼:“你敢做,不敢担当吗?你摸她,亲她的时候,你怎么没有想过有现在?你觉得你认错了,我是不是就该原谅你?”

“老婆!”

“你做梦吧!”

我的口气一句比一句重,情绪一刻比一刻激动。

我站起来,拿出手机,离得张江远远的,我使劲的在通讯录里翻找着我妹的电话,拨通了号码响了三声后传来了忙音。

我又打,已经提示在通话中。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已经知道我知道他们的事了,还是张江提前给她通风报过信,她明摆着不愿意接我电话。

我把手机砸在了沙发上,我瞪着张江:“你是不是让她最近不要理我?你是想护着她,对吗,张江?”

张江慌张的眼睛闪了闪,他说:“老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要打要骂要杀了我都可以!可我真的不想把事情闹大了!我现在真的很后悔,如果时间能倒流的话,我一定不做对不起你的事!”

我呵呵了两声,我强 压着心里想要砸东西的冲动,我说:“张江,你碰她的时候,你怎么想过你的家里还有个老婆,你是结了婚的男人,而那个人,她是你的小姨子!你说你们只有一次,你把我当白痴吗?你们一起去的云南,那晚上,你敢对天发誓,你没碰她吗?你敢吗?”

“……”

他不做声,跟之前一样,被我抵制到哑口无言。

我说你跟她开了几次房,做了几次,你自己心里清除,你还好意思跟我道歉,说对不起,请求原谅,我要是你,直接跳楼死。

我捡起沙发上的手机,立马给我妈打电话。

张江看我越来越来真的架势,他怕了,他上来拉我,可能猜到我接下来给谁打,他说能不能先不告诉妈。

我说不告诉妈可以啊,那你从楼上跳下去。

他沉默在原地。

我妈一般睡觉睡得早,她接电话的语气都带着倦意,可能是被我的电话吵醒了。

我直接在电话里开门见山的说:“妈,你现在打电话给小妹,我打她电话她不接!让她回来!到我这里来,我有些事要问她!”

我妈问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小妹怎么了?她这会儿在学校,恐怕已经睡了!事情很急吗?”

我说:“十万火急,你告诉小妹,我要找她,让她给我回个电话。”

我妈说好,她挂了电话后,立马给我妹打了电话,前后三分钟,我妹给我打过来了。

她喊了我一声姐,我说你别叫我姐。

她在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会儿,跟我装纯的说:“妈打电话来跟我说你找我有事啊?还让我给你快点回个电话,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呵呵了两声,我说:“你难道猜测不出来,我到底要跟你说什么事吗?”

我妹依旧在那装模做样的说:“姐,我真的不知道啊!再说,现在都这么晚了,你跟姐夫早点睡吧!”

我又呵呵呵了几声:“你怎么好意思提你姐夫,你在你姐夫身下嗯嗯啊啊的时候,是不是这么淡定?”

我的话充满了讽刺,一旁的张江,有一眼没一眼的朝我使,我认为他这是在维护我妹,难道你们没觉得吗?我还没有把我妹怎么样呢,他就开始护着了。

“姐,你在说什么呢?这种玩笑可不能随便乱开啊!”

我妹的语气明摆慌了,我直接跟她摆明的说:“你姐夫都已经告诉我了,你觉得我现在有心思跟你开玩笑吗?”

她沉默了一会儿,我又继续说:“田欣,我不管你这会儿用什么办法,哪怕是告诉老师你要死了,还是得绝症了,你立刻给我滚回来!”

“姐,现在都这么晚了,我知道错了,我是一时糊涂,所以偷尝了禁果,我对不起你!”

我妹,她是带着哭腔跟我说的,还求我这件事不要跟告诉爸妈,她说她只是一时冲动。

我逼着她回来,她说请不到假,我说你要是现在不滚回来,我就立马打电话告诉爸妈,我说你学校离市区不远,你打的回来。

我妹敲我家的时候,已是一个多小时后,这段时间,张江在安抚我的情绪,他说他不想把事情闹大,他现在刚刚升值为这边分区的副总,他让我饶了他,哪怕他现在就答应我离婚,房子和存款包括车子,都归我。

我说我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你们。

我拉开门,我妹今天的打扮,犹如往常,帆布鞋,加牛仔裤,上身一件宽松的卫衣,比起上次她跟我老公车Z,真的差远了。

但从我妹进来那刻,我才明白自己输在哪里。

到底是我妹年轻啊,才20岁,才上大专二年级,白白的皮肤,不用擦任何化妆品。

她刚开始在门口不肯进来,我把她拽到沙发上,我坐的中间,张江在我右手边。

我趁他们不注意,下意识的揣着我口袋里的手机,手机上被我开着录音,就在我妹给我开门的时候。

我问了我妹,她到底跟张江上了几次床,刚开始她不愿意说,我就拿爸妈的名义威胁她,她才吞吐告诉我一共六次。

“张江,你不说只有一次吗?”

我死死的瞪着张江,他低头不吭声。

我妹开始哭,她说她对不起我,她从今以后没脸再当我妹。

我说:“田欣,从小,你就很喜欢跟我抢东西,小的时候,我喜欢吃土豆,你也喜欢吃土豆。我喜欢白裙子,你也喜欢白裙子。到头来,连我的男人,你都要睡!你睡了以后,感觉怎么样?好睡吗?”

“……”

她不做声,死死的低着头,我朝着她吼,我说你倒是说啊,好不好睡。

她只顾哭,我心想,你睡都睡了,怎么还意思哭。

我想了想,站起来,我把我妹和张江一并拉起来:“兔子都不吃窝边草,我们现在就回妈家里!这件事必须要告诉父母!我要问问爸妈,他们怎么看!”

我妹大惊失色,抽搐的看着我:“姐,你不是说不告诉爸妈的吗?”

我忍着心里的痛,我心想,你怎么还有脸跟我提条件。

“别告诉爸妈?意思是我就这样任由你们二人把我当成白痴吗?”

“……”

“你们既然敢做,现在就该承受后果!还有田欣,你今天回去也得回去,不回去也得回去,你是希望这件事让父母知道,还是让你学校的同学知道,你自己选!”

她嗷嗷大哭以后,选择了回家。

回到娘家的时候,已大半夜。

我拿钥匙打开大门,敲我妈的卧房门时,我妈还惊了一跳。

我爸和我妈都披着外套,揉着眼睛的来到客厅,嚷嚷的抱怨,说什么事不能白天说,非要大半夜把人折腾起来。

我侧身靠在我妈的卧房门口,环着手,我呵呵两声,我跟我爸说:“你的宝贝小女儿跟你的女婿,瞒着我偷人,五一刚去了云南旅游!这是录音,你听完了,我再给你看视频!”

我爸本来要点烟,他听我这么一说,手上拿着的打火机都擦点没捏稳,他看了看张江,又看了看我妹,搁下手上的烟和打火机,捡起我的手机,点开了录音。

私房话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