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导航
当前位置: 首页 >微信导航 >养生

你会主动跟患者介绍自己是实习医生吗? | 协和八

2019-07-11 20:30:00 来源:协和八 微信号:pumc08 1

麒闻医事·第七季

这是一个我们从 2013 年就想弄明白的问题。

最终联合 13 个国内医学院的结果既惨不忍睹又在意料之中:

仅仅只有 28.6% 的医学生,会在临床实践中主动介绍自己的身份,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含糊其辞的表述方式,尽可能模糊自己的身份。而研究团队在后期做的另一个中外比较的研究中,美国的医学生会主动明确介绍自己身份的比例高达 77%

 

01

为什么选择不说

因为即便在教学医院中,医学生的身份也是很尴尬的。

很少有教学医院,明确规定了医学生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而即便是有规定的医院,在实际操作中的执行情况同样五花八门因人而异。而上升到国家法律法规层面,则基本是一片空白。

在目前我工作的医院,所有住院的病人会在办理入院时,签署一个关于医学生参与临床工作的知情同意,但也仅是简单地告知了会有医学生在带教老师的指导下参与到患者的诊疗活动当中。

而在实践当中,「带教老师的指导下参与工作」也同样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而且我们的研究也发现,有超过40%的上级医生在向患者或家属介绍医学生时会采用模糊的称谓。也就是说相当比例的临床医生同样不知道如何处理医学生身份的问题。

整体而言,国内基本没有医学院有明确的保护医学生临床实践活动参与权的措施,如果这种参与权是需要学生自己去获得和维护的,那么在实践中选择模糊自己的身份,从而减少自己参与权被剥夺的窘况,就变得情理之中。

 

02

缺席状态不应该一直继续

研究发现,如果带教老师能够明确地介绍医学生的身份,那么医学生会主动明确介绍自己身份的几率会增大 8.7 倍。

研究也显示,40% 的医学生认为患者不清楚在教学医院中的义务,90% 的医学生认为需要提供对临床中应对身份窘境的处理方式的相关教学。

对医学生实践中的身份窘境,除开对患者权利教育之外,更多应对窘境处理方式的指导、带教老师在临床实践中以身作则的示范、以及制度层面保护机制的建立、规范和完善,都有助于改变当前医学生在临床实践中的身份窘境。

这些东西目前是缺席的,但是这种情况不应该一直继续下去。


03

不说反而让情况变得更糟

研究意外地发现,在临床主动明确表明自己医学生身份的,反而更少遭遇到被不信任或者直接被患者和家属拒绝的负面事件。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我猜测,并不是因为病人和家属其实比想象中更通情达理,而是人都好面子。你开诚布公地讲,担心和怀疑肯定还是有的,但由于这个要求也算不上不合理,对方很难找到一个体面的理由拒绝——就是心里不爽,可能肉体也不爽了,但是只能接受了。

这跟隐藏身份,患者和/或家属「机智地洞穿一切」,果断地打脸拒绝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因为隐藏身份理亏在先,让拒绝来得理直气壮。

而且,当你试图去隐藏的时候,你的身体也许会诚实地不安起来——这和你选择坦诚告知时的心态是完全不同的。

选择说和不说,也是内心自信程度的投射,而这种投射,对方同样能够感知。


04

正向反馈的循环

当你选择坦然地去做一件可能给自己招致负面影响的事时,某种程度上说你也已经在为负面影响做准备,所以在真正遭遇负面事件的时候,可能有着更好地心理承受能力。(请想象一下内心认为患者和家属有拒绝的权力,和内心认为患者和家属在教学医院就应该无条件配合教学,这两种心态在遭遇拒绝之后的反应。尽管研究样本人群认为患者和家属的拒绝是合理的仅仅只占到 21.1%。)

而这一点是驱使我写下这篇文章,也是继续推进这个研究的初衷:是否明确表明自己的身份,看上去只是一个简单的选择,但它也许能帮助开启一个正向反馈的循环

对患者知情权认可程度越高的学生,更倾向于明确表达自己的身份,他们事实上会遇到更少的因为身份问题导致负面事件,而在遭遇负面事件后对自身产生的负面影响也更小(最后这一个结果,由于种种原因未能呈现在文章中,最后有说明)。

所以尊重和保护患者的权利,以一种更开放的态度理解患者和家属的行为,不仅是在帮助患者,自己也能从中获得潜在收益。

 

05

写在最后的题外话

这个研究开始的时间是在 2013 年,第 1 版论文投给了一个中文的杂志社,但是这个神奇的杂志社一月上旬收稿之后就放寒假一直放到三月初,再之后便杳无音信。

无奈之下,我决定把它变成一个多中心的研究,向更高层级的杂志发起冲击。于是我找到了母校的师弟师妹们。研究经历了很多波折,后来由于精力原因我也不再担任主研者,问卷被重新设计,部分问题不再纳入,再后面我都不再知道这个研究如何在继续。

直到去年我突然收到一封邮件,得知稿件接收。

那感觉就像你曾经播下的种子,在你都快忘记这回事的时候,收到了花开的照片。

感谢那些未曾放弃的人。


本篇是第七季的最后一篇,整个麒闻医事系列的第 80 篇,下一季里我打算讲讲我正在进行也即将结束的援外医疗工作。感谢所有读者,下一季再见!


1. Yi Zhao , YihanCao , Lu Che, Qining Fu, Shuang Song, Bingbin Zhao, Shuo Zhang, Weiwen Zhang,Xiang Li, Stephanie Choi, Jun Zhao, Hanwen Zhang, Yunzhu Li, Haopeng Xu, HuiPan. (2018). Ethical dilemma of identity disclosure faced by medical studentsin clinical clerkships: a nationwide multicenter study in china. PLOS ONE,13(7), e0200335-.

2. 宋爽,曹逸涵,傅麒宁,赵峻,车璐,张硕,赵一,赵冰彬,潘慧. 中外医学生临床实习身份问题调查及对比分析。《基础医学与临床》2019 39 (1):144-148.


作者:自得麒乐

编辑:狗爪半夏


公众号对话框回复「麒闻医事」,查看前六季推送内容。

养生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