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导航
当前位置: 首页 >微信导航 >八卦

【Mirror头条】《听雪楼》争议背后:新式武侠,江湖告急

2019-05-15 15:05:26 来源:影视Mirror 微信号:yusanpang2015 1

文|石榴


争议似乎是从袁冰妍扮演的阿靖开始的。

清新自然的演技设置搭配着冷清温婉的颜值,《听雪楼》中阿靖这一演员的选择,大抵是符合原著粉们的期待的。

但与之相对的,却是播出后,两种完全割裂的观点。原著粉们全面吐槽角色的设定——这个温柔别扭只会防身的舒靖容怎么可能是那个冷漠强大又独来独往的血魔之女;而剧迷们则对改编再满意不过——沧月笔下的主角总是有着部分性格的扭曲,剧中的主角阳光点挺好的。

原著粉们与剧粉的争议向来有之。但在原著粉们与剧粉们的争议之外,其所代表的新武侠与传统武侠的“二元分立”现象,却值得探讨。

事实上,从《新倚天屠龙记》到《听雪楼》,2019年最大的惊喜莫过于武侠剧的回归。但不论是传统武侠还是新武侠,日子似乎都没有那么好过。尤其是相比于前者在武打戏上的争议,后者所面临的问题显然更加严峻。

而魔改、割裂、同人,这些标签的背后,或许不仅仅是《听雪楼》一剧所面临的改编难题。

如果说几乎每隔10年一个新版的金庸剧,透视出的是时间流逝下,传统武侠剧更进一步的传承与流变;那么,以《听雪楼》为代表的首次被搬上荧屏的新武侠,则象征着再文化印记下,观众审美趣味的全面转变。


新式武侠,走下神坛


提起武侠小说,很多读者的条件反射是“金古黄梁温”。

但值得注意的是,距离金庸先生的最后一部作品《鹿鼎记》,已经47年;古龙先生也已经离世34年。即便这些年来各种翻拍剧接连不断,但属于传统武侠的高光时刻,的确已经逝去了。

事实上,除了“金古黄梁温”领衔的经典武侠之外,新世纪以来随着网络文学的兴起,武侠写手们也逐渐再网络上发光发热。小椴、沧月、平平凡凡、步非烟等都是其中很具代表性的青年武侠小说家。

《听雪楼》便是改编自新武侠代表作家沧月的同名系列小说。以“听雪楼”的兴盛更迭为背景,讲述了被武林誉为“人中龙凤”的听雪楼主萧忆情、“血魔之女”舒靖容与江湖热血少年们共同缔造的一段江湖传奇的故事。

那么,与金庸等人的经典武侠相比,沧月为代表的新武侠,又“新”在哪里呢?

何新教授在《何新论美》一文中曾这样形容过新式武侠作品:新武侠中多变态。

这种“变态”并非贬义,而在于与传统武侠中真善美主题的背道而驰。

其中,最直观的体现在于人物的角色设置上。愈是弱小、残缺、卑贱、无能、贫寒、可怜的形象和人物,却往往愈被设计为武功超一流的高手。

这一点,在《听雪楼》中表现的尤其明显。

“听雪楼”统治下的武侠世界,没有一位真正意义的“大侠”。

听雪楼大护法碧落,本是游历于天下,仗剑于江湖的浪子,却为了寻找一个女子的踪迹而甘心臣服听雪楼;立志行侠仗义于江湖,具有一颗仁慈之心的任飞扬,在好友高欢的背叛下,他失去了曾有的赤子之心,为追寻力量而毅然成为了听雪楼的一个杀手……

而被称为“人中龙凤”的男女主萧忆情和舒靖容虽并非完全的“嗜血者”,但也与传统武侠中的“侠”字并不沾边。

听雪楼主萧忆情,体弱多病,却是缔造武林神话的霸主。弑杀重权,残忍多疑,利用孤女为其铸剑,后又以其剿灭江湖反叛势力;作为萧忆情第一助手、听雪楼女领主的舒靖容,从来只以冷僻带刺的盔甲对人。冷硬强势,硬是从漫天风雨的江湖中杀出了一条血路,同时拥有杀戮者和伤者两种身份。

而在角色、剧情设置之下,其“变态”更体现在其核心主题的表达之中。

在网络武侠盛行之前,武侠小说一直是男性满足自我幻想的工具,仗剑江湖、快意恩仇,所以小说中的男主人公在历经磨难之后,总能成为一代大侠并获得美人青睐。

那时武侠的核心,在于“侠”。

金庸先生在《神雕侠侣》中这样写道:“行侠仗义、济人困厄固然乃是本份,但这只是侠之小者。只盼你心头牢牢记着『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这八个字,日后名扬天下,成为受万民敬仰的真正大侠。”大侠们铁肩担道义,心中有家国;侠客们不仅铲奸除恶,也以拯救苍生为己任,民族利益与国家利益高于个人得失。

但相比于传统武侠中善恶有序、邪不压正的理想江湖,新武侠中更多见的是严酷、冰冷、背叛、算计甚至是死亡。

《听雪楼》中这样说到:“如果你不是最强者,我就会杀了你——相对的,如果我对你不再有用,那么你就杀了我。”酷烈严峻的江湖,其所展示的武侠世界,不再遵循着武侠江湖、持强扶弱逻辑,血腥与杀戮不加掩饰。

但在以死亡告终的悲剧色彩之下,则是江湖的险恶所碰撞出人性未曾泯灭的光华。

在征战天下,收复江湖势力的过程中,萧忆情极端嗜血,不将人命当一回事,但在统领江湖之后,他站在听雪楼上所担忧的却是自己死去之后,楼中弟子的安全将如何保证。

身世悲惨得舒靖容,五岁丧母、八岁丧父,终生活在童年的黑暗之中。因此,她对石明烟等人的守护倾尽全力。

在被江湖险恶所磨砺出的冷血外表下,他们都有一颗柔软而缺爱的心。

因此,如果说经典武侠凸显的是“侠”,在热血沸腾中蒸发出的侠客精神,那么新武侠凸显的是“武”,以血雨腥风的江湖恶彰显人性的悲剧。


侠客精神与影视鸡汤


悲剧色彩下的新式武侠,在给予了江湖更加包容的色彩之外,也为影视改编提供了一个难题。

“亦正亦邪”的人设、“三观不正”的剧情,以《听雪楼》为代表的新式武侠剧显然与主流下的武侠审美背道而驰。放在影视改编上,则面临着完全割裂的两种情况——面对大众审美大刀阔斧的改编,以及针对于原著粉的宠粉行为。

从目前的播出情况来看,剧版《听雪楼》对于武侠江湖体系的构建和理解,虽并未完全回到传统武侠的路径上,但前12集的“正邪分明”来看,显然是更偏向于金庸先生笔下那个善恶对立、是非黑白的江湖。

原著中血腥、暴力、讽刺与尖锐,在影视作品中被逐一抹平。相比于放大江湖之恶,剧版《听雪楼》显然更加注重的在于人性中的阳光。

心思缜密,性格冷酷的萧忆情,在父亲去世之前,虽然依然沉默寡言,但却对楼内众人多了温情。相比于原著中的一无所有,剧版萧忆情拥有父亲如何掌管听雪楼的引导,拥有沉沙谷师傅师兄的帮助,以及可以依赖的南楚师兄……而剧中的听雪楼内阶级层级依旧泾渭分明,但下级对上级的服从中却多了一些心服口服与心甘情愿,少了一些绝对服从与武力镇压。

清冷凌厉的阿靖,也在剧中拿到了“亲妈”的剧本。刚失去父亲的小阿靖处处对人举剑,是幼小心灵受到刺激时的应激反应,然而经过父辈与兄辈两代人共同努力,终究还了阿靖一个天真烂漫的童年。

与此同时,对于二人的感情改编,也增加了更多的“撒糖”环节。

年少相识、英雄救美、治病送药,长大后重逢,暗送秋波、相互守护,舒靖容遭遇萧忆情的契机,不再是冷硬孤傲的孤女单挑盛名在外的听雪楼楼主,而是年少时的际遇、心动下的救赎。

而针对于原著中亦正亦邪,也进化为了剧版中的正邪分明,由拜月教主华莲悉数扛起诸多罪恶。

虽然这样的改编在一定程度上的确弥补了原著所留下的悲剧色彩,但显然未能展示出《听雪楼》中不是“为了侠义铲恶锄奸”,而是展现出“即使身如蝼蚁,也有自己的倔强”的核心观点。

这或许并非是剧版剧情不合理的问题,而在于解读角度的过时。

当然,若因此就鲁莽地为《听雪楼》带上“魔改”的帽子,也是不公平的。12集后,沉沙谷巨变,阿靖流落江湖开始三年历练的剧情,也在观众们一致的“真香”的打脸中,逐渐与原著接轨。

只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作为新武侠的典型代表,即便抛开原著影响,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听雪楼》的口碑“过山车”,或许正在印证着:无论是为武侠剧提供土壤的社会文化环境,还是武侠剧本身的内容形式和审美风格,随着时间的流逝,支撑武侠剧背后的社会文化、尤其是通俗大众文化的供给侧发生了根本性改变。

那些已形成“少年侠客+热血成长”的思维定势,虽然在短时间内依旧不会过时,但如果未来的武侠剧依然执着于此,那么武侠剧的确很难实现真正的发展与突破。

对于新武侠的种种创新,有人认为,侠客已逝,江湖已远。或许,江湖仍在,只是时过境迁后,江湖已然不是曾经的那个江湖。

对于走下神坛的武侠世界,大众的接受度或许远比想象中高。


—The End—

出品 | 米瑞文化

总编 | 韩英楠

编辑 | 昆仑

校对 | 黄平

END


《我们都要好好的》中的寻找,揭开娜拉“出走”的面纱

填补银发市场的空白,老年人成为综艺新王牌

制作“灵药”,宣传“捷径”,剧集“电影质感”化一文道清

END



合作交流

商务合作|约稿转载

微信:hanyingnan123

八卦最新文章